正踏在新的城市安身立命的征程
巨大的焦虑感把我变成了一个废人
场景由心而生,词义不达不明
祈愿两位先生现世安好

1

当灯暗下来的那一刻,整个世界都看不见了。

2

松本润半夜起来头有点痛,加上刚刚经历了一场痛苦的梦境,大汗淋漓的整个人都湿透了,仿佛从水里淌过一般。

他深呼吸了一下,起身去卫生间。

路上摇摇晃晃,整个世界都像是梦境般的不真实和虚妄,他像游魂一样晃过床铺走了个来回之后,就又把身子切进了被褥下面。

旁边昏暗沙哑的灯光晦暗不明的闪动着,仿佛同等功率下开始过走马灯一样,转而变成眼皮上跳动的明黄的火焰。

松本有点睡不着,抬起手摁下了开关。

光芒一下子熄灭在黑暗里,铺天盖地的黑暗一下子盖了过来,彻底吹走了他脑海里的所有睡意,这下梦才算是真的醒了。

本来就是每次睡前会留下的枕边灯,这次却意外的叨扰到了自己的睡眠,不免有些恼怒。松本躺着翻了个身,过了五分钟后又挣扎着从黑暗里坐起来。

手边就是开关,「啪嗒」一声。

灯没有如愿亮起来,但是一如所料,刚才不听变换的喑哑的光亮仿佛就是提前告知着自己里面灯丝已寿命将近,所以刚才才会倏地跳出眨眼的光来。

但是没有明确的光源,自然是非常缺乏安全感的。

松本只好又起来摸黑去摸自己床头柜,从一堆杂七杂八的罐子底摸出一只打火机来提供照明。

手持着打火机,熟练的按下,等着火焰从孔端冒出来。

「噗、」

许久不用的打火机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却没能如愿让松本寻到光亮,声音后面依旧是一片黑暗。

...打火机也坏了。

松本郁闷的摇晃着明明应该可以使用的打火机,然而须臾过后,他便愣住了。他分明能感受到打火机上方的火焰摇晃起来带起来周围的炙烤,靠近手指的地方,被风卷动起来的轻微汗毛立起的感觉。

他重新拿起打火机,又按了一下。

「噗、」

长长的一声打火机的叹息,正表示着分明是有火焰跳起来的。然而在一片黑暗里,他却无法捕捉光亮。

3

这个发现吓了松本一跳,他努力的让自己更镇定一点,往后靠了靠,背抵住后面柔软的枕头,一声又一声的按动打火机的按钮。

「嗯?」

旁边凭空出现一个更加沉闷的男声,徘徊在耳边许久后又响了起来,「为什么半夜不睡觉弄打火机?要吸烟去阳台...」

那个声音过了一会儿,又明亮的响起来了,

「还有,你开那么多灯干嘛...卫生间的、卧室的灯也不关,你不是知道我太亮睡不好吗?」

松本抬头望了望卧室外面,怔怔的愣在那里像个木头人。

身侧的人久久听不见回应才翻身看他,却发现松本已经整个人都僵住了,然后从眼眶里开始汹涌的流出泪水。

「你...你还好吧...做噩梦了?」

「翔君,」松本张开嘴,泪水尽数顺着他的嘴角流了进去,「你说...我没关灯?」

自己明明刚从卫生间回来,关了一路的灯。而就在关灯那一刻,黑暗才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把自己裹住。

4

一个在光明的世界。

一个在黑暗的世界。

我拼命想要打开自己的灯,你却看不见。


ps: 4是 @Mentheeee 原话,也愿她一切安好。

03 Jun 2018
 
评论(6)
 
热度(16)
© 花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