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是由红到紫。






相方@不吃胡萝卜的兔子🐰
 
 

【翔润】宝石の国

☆  《宝石之国》是人设基础设定,也含部分私设
☆  看人设配图请务必先戳这里
☆  你们丸砸配的图真的很优秀,还画了我钦点的公主头
☆  因为硬度不一,撞进去会直接碎掉,所以并没有车
☆  短打,段子,战斗场面描写无能,微甜不虐(大概





 

故事舞台是在距今为止遥远的未来,地上的生物沉入海底,被海底的微小生物所食变成无机物,经过长时间的结晶最终变成了宝石生命体一样的存在。他们分散在世界各地,以光为基础养分生活,晚上行动不便,会冬眠。在暴风雨岛上,拥有宝石身体的5人,为了抵抗打算将宝石人作为装饰的“月人”,而各自分配了战斗和医疗方面的职责。

 

本篇只涉及其中一对负责安全巡逻的组合的故事。

 

人设数据参照上面链接,再次感谢丸砸 @鱼丸挂件 的配图。







 

——

 

硬度


 

 

暴风雨岛之所以叫暴风雨岛,是因为,常年下暴雨。下雨积云而没有光照,这里的宝石生命体之所以较之其他地方很少,原因也就在这里。

 



浩瀚无垠的荒野也尽是一片寂寥。


 


「润くん...润くん... ...」



 

樱井拖着长长的尾音,见前面依旧挺直着腰板巡逻的舒俱来石,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今天又是阴天诶,我走不动了...」


 


松本回头,看着他火红如血的头发。这耀目的光泽是难以掩盖的,昏暗的光线下欺身在荒色的地上更是显眼。


 


「走了,」松本尽量保存体力轻缓着说话,「月人一会儿来了,距离太远来不及救你。」

 




「喂...」

 



樱井撑着地面站起来,他浑身的光芒更加刺眼。这是一句他平日里听得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今天被清冷无感的说出来,听着刺耳。


 


「喂,6.3...」

 



话音未落,呼啸着一阵风从樱井的脸边刮过,带着凛冽的寒意的刀刃轻轻架在了颈前。持刀的松本动作迅捷而敏捷,他呼出一口气吹了吹受到惊吓后瞪大了眼睛的樱井的上睫毛。


 


「松润,你这是做什么?」樱井被突然的攻击吓了一跳,他印象里的舒俱来石,也不过是傲娇使然的用叛逆来表达情感的性子。


 


「都说了,」松本泛着光的紫色长发被风卷起来,「我的硬度是6.5。」



 

还是个执着在0.2的硬度值的别扭的孩子。

 



松本眼睛里紫光流转,一字一顿的又补充了一句,「还有,我有自己的名字,你以后不要总是6.3、6.3的叫我。」



 

黑色的带着锯齿的刀刃还停在脖颈前不足三公分的地方,樱井苦笑着叹了口气,虚着力气轻轻把手放在他的头顶,「はい...はい...」


 


松本看着这个虽然硬度足足比自己高了一度的血色碧玺,却在那里站着笑的一脸慈祥的人。刀子对他来说起不到任何的威慑作用,即使把他切的粉碎,送到庸医那里依然可以黏贴复原,这就相当不爽了。

 



「...走了。」


 


无意义的举动不值得耗费时间,松本收刀的手扯到半空就被抓住,「走可以,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硬度的差异,这么突然的撞击足够把自己的胳膊撞碎掉,松本回过头来,紧紧地盯着樱井发出清脆响声的手臂箍住了自己的。

 




「一会儿我自然不需要你救,我会保护好我自己。同时也会保护好你,就像300年前那样。」



 

「知...知道了。」松本头更低了,他感觉自己脸慢慢烧起来。

 



察觉到他突然的羞涩,樱井爽朗的笑出声,他勾过刀柄的带子,贴心的把刀再次挂在了松本身上。

 




因为面前这个人现在正局促不安的站在原地,被突然的告白弄得刀都快拿不住了。



 

かわいい。






 


不和

 




虽然岛上除他们之外,还有另外一对巡视组。


 


但和那一组自小就亲昵的如同双生双子的感觉不同,松本和樱井看起来太过于疏远了。他们的leader也笑称他们不和,还总是时不时拿这件事情打趣。


 


但都生活了近千年的他们,最不缺的就是契合和熟悉。

 



所以... ...



 

「麻烦你们再靠近一些好吗...」leader大野智抚着额头,无奈的对两个分别相隔很远僵硬着把胳膊架在对方肩膀上的人说道。


 


「那个...松润,翔くん韧性不好你是知道的,不要距离那么远。真的...你看他抻的肩膀都要裂开了...」



 

莫非这中间真有透明人?

 



「闭嘴!」松本咬紧下唇,天知道他光是顺利把手搭在对方的溜肩上不滑下去就已经需要非常集中注意力了,这简直比跟新型月人战斗还要具有挑战性。


 


而对面的樱井也无奈的感觉着撕裂的痛苦。



 

「Leader...」他格外的不解,「为什么我们非要效仿古人搞什么一年一度的music station啊,跳舞什么的,你知道的,我都已经700多岁了,不太适合这种小年轻的东西了...」


 


大野默默看了一眼另外两个因为练习舞蹈而缠在一起的两人,一个个复杂的动作在毫无隔隙的肢体接触中流畅的完成。十指交握中展现的行云流水,如同双生双子般和谐。


 


他们一个640岁,一个已然也跨进了700岁的门槛。







 

电气石


 

 


樱井所属的科类也叫做电气石,也就是在他体内可以永久性产生负离子,也可以理解为0.06mA的微弱电流。月人们很喜欢这类宝石,做成装饰可以良好的改进他们的战斗能力。

 



这困扰着贪婪的月人,也困扰着同样深受其害的松本。



 

同样是宝石生命体的他们,一点的微弱电流就可以带来的生理上的一连串的敏感反应。



 

这个事情从松本第一次和樱井结组就知道了。


 


古代生物在海中腐朽,变为无机物,于地底徘徊长达数亿年后诞生。他们能成为宝石人的概率很小,大部分无法成骨。而一旦成型,就会被大野智带到这个地方,受到指导,作为大家的伙伴被赋予工作。

 




从几百年前松本被大野从绪之浜带回来,他第一次看到了樱井,那时候还是初生的稚幼和迷茫,记忆就从这里开始了。

 



他带着温和的笑,把这些事情一一解释给自己听。

 

「不用怕哦,我会保护你。」

 



松本瞪圆了眼睛不知所措,这个人就这样说着对自己伸出了手,身后的大野推了一把径直把松本推到樱井面前,「小润,以后这个人,就是与你结组的同伴了。」



 

他看起来是值得信任的。



 

松本有些怯生生的回应了他,一出声就是浓浓的奶意,「你好。」



 

手碰上去的那一刻,他立刻被一股酥麻的陌生的感觉吓到了,下意识的想缩回来,却被那双手握住在了手心。细细麻麻的感觉就从手心那里发芽了,在心里生长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古时候生活在这里的人类,好像管这种被电到的感觉...


 


叫一见钟情。

 



「以后,还请多指教了。」樱井慢慢收拢了手掌,把松本整个手包在里面。温热细软的电流就回环在两个人的手里,引得松本一阵身体发麻。



 

那个时候初来乍到,懵懂无知,好像连浑身的不自在和不舒服都难以言表。


 


白天的巡视是每天必须要做的,经历了一点一滴的相处和无数次越来越熟练的与月人的战斗,两人从陌生渐渐熟稔起来。

 




直到后来,松本才满脸通红的在二宫的解释下,明白了这个电气石自带的统一属性。



 

好像..被骗了。

 



松本对此有点气愤,也好像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樱井很喜欢碰触他,然后笑着看过电一般的自己打着一个又一个激灵。

 




这个某人纯粹的恶趣味,在被二宫无情的说破后,再也没能体会到乐趣。



 

松本的韧度和灵活度很高,悟性也很好,很快就在战斗中占据了主导地位。他也渐渐从一个被樱井护在身后的奶黄包变成了可以撑着刀柄、帅气站立在西南海岸的大人。

 


好像,透明人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存在的。








 

混色


 

 

 

樱井是血色碧玺,本来是纯正的透亮的血红色。但后来不知为什么,红里开始混着紫色的杂质。

 

 

 

松本是舒俱来石,本来是带着不同层次的炫目的紫,但最近越发的趋于紫红的外貌形态。


 

 

可是,明明一开始,两个人就是很单纯的一紫一红,难道待在一起待久了还会混颜色、相互传染么?

 



有点神奇。


 


松本非常在意这个事情,并且一定要弄个明白。于是他拽着不太情愿的樱井去找来了二宫和也——那个宅在卧室里因为长期不出去照太阳而有点虚弱的庸医。

 



「请问,这是什么情况?」

 




松本解开腰部的系带,掀起了上衣的下摆,纤细的腰部有一块越发透着红色的光,虽然有点突兀,但和紫色掺杂在一起又显出另一番绮丽的色彩。

 



这是继上次和月人大战后受伤的部位,为了保护在池塘边钓鱼不小心陷入睡眠冥想的大野,松本分了神,被月人用新兴型武器偷袭勾下来一块腰侧部的皮肤。

 



樱井那时候本来是没有很认真的,只是乍一回头就见紫色、棱锥形的结晶体掉落在地上,碎成一地的闪亮。



 

眸子瞬间就像着了火一般变得深红。

 



消灭月人本不在话下,只是平时小打小闹的樱井冒着箭雨,挥刀就斩了上去。虚有其表的莲藕身体被径直破开,悬于半空中的进攻队伍立刻被土崩瓦解。



 

虽然受伤也在所难免,但樱井轻敌而造成了松本的残缺而自责。

 



松本看着他小心的捡起地上残破的碎片,觉得他有些严肃过了头,就赶紧放松了语调,「翔君...那个...没关系的,我等下去找二宫把它们修复回来。」

 




「...对不起。」



 

松本听到他低着头良久才发出的这一声,然后全部的注意力就都放在后面这个拥抱里。


 


樱井上前一步把他紧紧抱住,但又怕他再碎掉,单手拖着他的后脑勺,动作在虚空之中又余了些力气。这是两人很久没有的,近距离的肢体直接碰触。

 



松本突然有点庆幸自己受伤,遭遇的这个意外最终发展成了久违的拥抱。



 

陷进回忆的松本努力让自己回过神来,因为他现在正站在二宫面前撩着衣服,紫红相间的皮肤构造让他不禁怀疑起面前这个人一向引以为傲的治疗技术。


 


「额...这个嘛... ...」

 



二宫支支吾吾的,绕过松本望向后面的樱井,眼睛像跳舞一样有节奏的打着快闪。


 


一时的相对无言,松本立刻回头,顺着方向就捕捉到了站在后面同样因为挤眉弄眼而面目抽搐的樱井。他讪笑两声,被发现后僵着表情整个人就呆在了那里。


 


「你们...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耳钉

 



混色的事情被二宫满嘴跑火车的胡塞过去无疾而终,但松本不笨,他一直把这件事情记在心里,毕竟很多时候,他并不清楚樱井到底在做什么。


 


他看起来温和煦暖,有时候也严厉苛责;有时候对自己深情绻缱,有时候却也对自己冷淡疏离。这个人,是自己弄不懂的。


 


包括这次,被嵌在腰部的宝石,融合进了他的颜色。

 



从绪之浜诞生开始,成骨结魂后有了自己的思想和情感,这是亲眼看到了,那惊艳的红被渗进自己的皮肤,融进了自己的血肉。



 

「翔君。」

 



巡逻中走几步停几步心不在焉的松本转头看了一眼樱井,他正单手扶着刀柄沿着海岸线走,细长的高跟踩在沙子上形成了一个个圆坑。

 




「嗯?」


 


你到底是把我当成了什么?单纯的同伴吗?

 



松本张了张嘴,说到嘴边的话又犹疑着的滑进了喉咙,「没...没事... ...」

 




樱井停下脚步来看他,今天的松本很不正常。一向是他最认真对待大野交付的巡逻任务,今天却从刚出来开始就一直在走神,路都已经走不直了。


 


「Machan,」樱井低头端详了他一眼,然后走进了,提起他的手。

 




纤细的手带着一双白色的绝缘手套,缝在手踝处的紫色纹痕延伸到手背,这细腻的手工一看就是出自相叶。

 



果然,戴了手套,再也感受不到电流刺激到手掌了。

 



松本咬着下唇,低着头,等着樱井恼怒的反应。这是第一次,他不再像刚开始那样,贪恋于被电到的奇妙感觉,而是害怕的退缩了,缩进绝缘的壳子里。




 

「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不会碰你了。」

 


过了很久,松本听到面前的人静静的说了一句,他接着苦笑一声,抬起头来哑着嗓子,「你也没必要,这么躲着我。」



 

他的小润长大了,软萌的性子慢慢磨出了刺。也开始明白心意不够相通的人,是不应该这么亲昵的。

 




「我不是...」



 

松本嘴里突然涌上一股苦涩,感觉樱井的手就要从这里抽离开了,他想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樱井终于还是放开了他的手,他以为,至少可以听到一句挽留。但是,这是最执拗的松本,这么多年了,也一样没有等来他的回应。那就,成为最正常的朋友和同伴吧。然而,就在抬头的那一刻,樱井的瞳孔骤然缩紧。


 


后面难得晴朗的天空突然劈出了一道十字。

 



面前的松本正陷入了淡淡的悲伤中,他蹙着眉头,完全没注意到后面成排的来袭的月人已经吹起了长笛,拉长了箭弓。

 




「快闪开!」局促地警告的声音太慢,当漫天的箭覆盖过来的时候,话音还落不下。樱井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把松本推到一边的岩石后面去。

 



基本防御的动作多了推开松本的一步,他没能躲开最前面射过来的箭矢,坚锐的顶端切开空气、从松本的身体擦肩而过,剧烈的撞击过来,直接震碎了樱井的一只手臂。

 




切开的断臂瞬间在空气里被打成红色碎片。


 


松本被猛地推到一边的岩石后面,没站稳后直接一个趔趄跌倒在地,细密的箭雨就扎进刚才站立的地方。

 




察觉到月人的樱井已经进入了备战状态 ,他单手持着刀,拦截后面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松本惊愕的转头看已经悬在半空进入全力劲战状态的月人的队伍,樱井失去了一边的手臂,闪着光的切面映着月人的贪婪。



 

「樱井翔——」

 




松本心疼的高呼一声,冲了过去,迅速加入了这场从开始就很混乱的战斗。庞大的月人队伍带着汹涌的掠夺之意前来,松本踩着刀刃劈到空中,这种带着情绪的进攻,大大加强了暴击的力量。

 




阳光下,樱井晶莹的头发由于剧烈的运动而散开,一枚紫色的耳钉突兀的出现在平时不会暴露的耳朵上。

 




松本利落的挥刀下来,把云层里的月人尽数劈进海里。



 

战斗结束了,松本降落在仅仅没过脚踝的海水里,他背对着樱井,整理着心里巨大的信息量,无数个碎片从脑海中拼接起来。


 

他带着融合自己碎片的耳钉,再让二宫把他的碎片嵌进自己的腰部。彼此相融,是最低调、也是最霸道的宣告占有的方式。



 

松本把刀插进河床,撑着起来,后面是站在那里等着自己回头的樱井。


 

方才被打断的话里,他好像做了不太好的决定,他做任何决定好像都没有和自己报备的习惯,包括像那个碎片一样强行深入自己的生命。


 


碎片已经融合,再选择撤离是不是太晚了。

 



松本默默摘了绝缘手套,把它们扔进水里,转过身去看着那个站立不远处的身影。他现在大概就等着再靠近一点,就能假意微笑着说可以回去了,然后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バカ!バカ!!バカ!!!」


 


这事情还没完呢!!


 


松本碎碎念骂着这个总把自己耍着玩的人,然后就用力把手里的刀丢了过去。











 

——end——



另:查宝石资料的时候,发现选择的血色碧玺和舒俱来石颜色分别是红里透着紫,紫里透着红。混杂质居然也能混出对方的颜色来,我就不说什么了,然后直接和你们丸砸一起尖叫着疯掉了)






01 Dec 2017
 
评论(9)
 
热度(119)
© 花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