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是由红到紫。






相方@不吃胡萝卜的兔子🐰
 
 

【翔润】Firework(R)

☆  狗血ooc,金主翔 × 爱豆润
☆  二宫依旧是神助攻角色,人设为J的经纪人
☆  水煮肉专业产户
☆  有些地方剧情需要逻辑死
☆  每周四不定时更新



DAY2  一次场景中有火的性事


——



下了Music Station的节目台,二宫直接切到后方把一个企图要上前跟松本搭讪的可疑男人给拦住了。



松本润回头,正好看到那个满头银发的人一脸痴汉笑的看着自己,「松本桑,我是您的头号大饭啊!」



二宫和也小小的身体没法儿阻挡男人往前的攻势,只好尖声质问着一边的安保人员,「为什么后台会有粉丝混进来?你们难道不考虑一下私生饭可能造成的后果吗...」



松本只是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然后恍然大悟的问了一句,「...你是不是金爆的那个...」



男人激动的几乎要哭出来,「对!我就是金爆的歌広场淳啊!」



二宫勉强听到一个熟悉的组合名字,这才把男人推搡的远了些,仔细端详,果不其然,一张仔细看还确实有点熟悉的面孔,正是现在大热的视觉系乐队金爆的贝斯手。



原来不是单纯闯进来的粉丝啊...



二宫稍微态度平缓了一些,但是依旧阻挡着他企图接近松本的动作。心里腹诽道,是爱豆露的话,直接露出这么明目张胆的痴汉的迷弟表情真的没问题吗?!



松本刚在台上结束了一场演唱,光芒四射的强大气场在台下被一顶棒球帽消去了三分。正发愁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做什么,所以还是耐心地问了一句,「请问有什么事吗?」



「今天晚上解谜协会有一场party,不知道...您有时间来玩吗?」



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邀请,以至于他说完以后,已经完全是不抱希望的低下头了。毕竟,面前这个叫松本润的男优,是自己的偶像,自己仰望的云端之人。虽然有传言说松本润是一个私底下非常喜欢交际的爱豆,但是解谜协会什么的,一听就很无聊吧。



谁知,松本听完只是愣了一下就笑起来,「听着好像很有趣呢...」




「J!」一边的二宫说话了,「今天晚有烟火大会,他已经来了,你是一定要准时去赴约的。你怎么可以跟着这个奇怪的家伙去那个什么奇怪的派对?!」



「才不是什么奇怪的派对...」歌広场嘟起嘴小声辩解道。



虽然二宫话语里带有隐晦的字眼,但明显已经对这个邀约做出了拒绝。



歌広场知道的,这个叫二宫和也的神秘的男人,小小一只看起来也完全没有杀伤力的样子,其实作为一手把松本润捧红成现在一线爱豆的地位,是有不小能耐的。



他泄气一般的缩了回去。



「歌広场桑,」松本突然开了口,他迎向那个兴奋的迷弟的脸,「请问去那个派对需要有请柬吗?」



「J?」二宫错愕的提高了嗓门。



然后,歌広场惊喜的猛力推开突然分了神的二宫,直接跳到松本面前来递上去了一张卡片,「这是我们解谜协会俱乐部的地址,您只管去就好,请柬什么的没那么正式啦...」



笑话,他松本润去哪里不就是刷脸就可以了,谁还敢阻拦松本润的光临。歌広场完全没精力去想松本怎么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他,正兴奋的想再确定一遍时,一回头就让二宫招呼来的两个人架着出了这个后台。



「松本桑——如果您能来的话,就真的是太好了呢!!!请务必一定要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的叫喊声,很快淹没在走廊的尽头。



二宫直接走过来抽走了他手里的卡片,「你明知道如果他来了,你就必须要去陪他,这个什么派对,我看这个派对人多冗杂还不安全,你最好不要打什么歪主意。」



松本没有理会他的话,转身准备回乐屋去卸妆。



这些道理,他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十年如一日的委屈求全,也不过是因为那时候的自己并没有能力与之抗衡,但现在不一样了。



他想做自己的选择。



二宫把他送回到化妆师手里,就出去接电话。一秒转变成严肃认真的表情,不难猜出电话那头的人是谁。



几分钟之后,他折返回来,把手机递给松本,「他要听你声音。」



很是他的风格——一向做事只单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连转交个电话都不是一般的“找你有事”而是直白的“想听声音”。




「喂?」



松本接过来,发出了几个简单的音节。



「在做什么?」



「卸妆。」



「想我了吗?」



松本听到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在这个暧昧而又敏感的问题上也从来都波澜不惊、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在停顿了几秒后,松本说话变了个调,「哦,对了,今晚我就不过去了,和朋友有约,要去参加一个俱乐部的party。」



这句话出口有些突然,一旁的二宫没站稳几乎要从倚着的桌子前跌个趔趄。他对松本做着夸张的口型,让他立刻终止掉这个什么无聊的所谓的“朋友的约会”。



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说了什么,松本无视掉了二宫的反应。只对着镜子看自己的发型被后面的化妆师抓来抓去,「嗯,没错,是我自己想去的。」



说完这句话的几分钟后,松本的表情开始变的非常的难看。



二宫完全听不到手机里说了什么,只能胆战心惊的站在一旁观察松本的反应。他的脸开始因为愤怒而开始慢慢涨红,「为什么...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和朋友约好的事情怎么可能随便更改... ...」



据理力争的声音开始听起来是带有不甘心的,但他很快就没什么底气了,却依然是很生气的样子。



“不要再胡闹了!听他的话!”二宫不停的做着口型。



松本摆手让化妆师离开,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卷发了,突然炸毛的脾气完全足够让他每根头发都能笔直在头皮上竖立。



「我说了...我今天晚上和朋友有约了... ...」



咬牙切齿的又重复一边,二宫看的心焦,然而没过几分钟,可怜的被松本紧紧攥在手里的手机直接被丢了过来。



电话并没有挂断,二宫把耳朵贴上去时,听到了对方说到一半的后半句,「告诉我,你的那位朋友是谁?」



乍一听起来是平淡的问题,实际上,已经掀起惊涛骇浪一般的怒火,准备从头到尾把那位“朋友”烧个干净了。二宫赶紧结下了话,「樱井桑,我会准时把他送到您那里的!」



「...是的,请您放心!」



樱井翔是松本润自出道以来就一直罩在后台的大金主。但确实,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娱乐圈,很多时候不是只有实力就够的,非常需要有一个至少在别人看起来惹不得的后台才能平安无事的发挥自己的实力。



所以,松本也就自然成了樱井长期以往的床伴。



几年演技和唱功的锤炼让松本这个先天条件很好、后天依然很努力的人得到了应有的回报,他现在稳居top的宝座,无人可以撼动。



但是,樱井像是着了魔一样,对这个从青葱的小鲜肉慢慢长大成男人的松本欲罢不能。即使他身边不乏各色男男女女送上门来,他依旧只会青睐于松本一人。而松本,除他之外,也从未和任何人有过超过朋友以上的关系和身体接触。



但是说来也奇怪,两人已经各自如此,却依旧从未谈个情说个爱,一向只用最直白的身体交流来疏解欲望和情感。



松本现在腻了,他只想过回最普通的人生,只想谈一场正常的恋爱,他不想和樱井再这样耗下去了。



「好的,好的,好的...请您务必放心!」二宫应允无数遍后才挂了电话,发现一边的松本正用一种鄙视的目光看着他。



「你明知道惹怒他是什么后果。」



管他后果不后果的,松本直接拿了二宫的车钥匙就往外走。他长期因为拍戏的缘故要经常保持健康的身体,现在派上了大用场。几步路就把追出来的二宫甩在了身后,他并没有拿歌広场的地址卡片,也显然没有要去樱井翔那里的意思。



电梯在二宫眼前完全关闭了。松本直接按下了−2层地下停车场的键,今晚,是他想要挣脱的一天晚上。



昏暗安静的地下停车场和上面光彩热闹的摄影棚形成鲜明对比,松本压下帽子沿,从电梯间里踏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来了勇气,他需要开车到那个人找不到自己的地方去。



一辆玛莎拉蒂开着灯疾驰过来,并且很稳的停在了二宫车子的车位外面。



松本刚打开车门就被灯光闪到了。



「松润!」车上的男人喊着他的名字,「你真的要带我们家小和去相亲吗?」



松本心一凉,看到他灼灼的目光,深觉得自己和樱井相比,还是太嫩了。他派了一个绝对不会出岔子的神奇boy来阻挠自己追求自由的行进。



「当然不是,你被骗了。」松本立刻摆手,「你看,他都没有和我下来。相叶君,我现在有很急的事情,你先让开好吗?你要找你们家小和可以直接去楼上。」



驾驶座的相叶雅纪好像信了。



这时候,正对着的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二宫的声音就顺着敞亮的停车场传了过来,「相叶,快拦住他!」



相叶听话的直接就把玛莎拉的火熄掉了。



松本的头开始痛起来。





——











烟火也是












——




「小和,你说润君不会出什么事吧?」



风吹的有点冷,二宫摇起车窗,慢慢的说,「放心,一个一直把他当公主惯着的人,不会真的把他怎么样的。」



相叶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平稳得驾驶着车子很快消失在了灯红酒绿的夜色中。









—end—




【我发现我好像更喜欢写插♂入的前戏 (。í _ ì。)





16 Nov 2017
 
评论(8)
 
热度(414)
© 花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