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是由红到紫。






相方@不吃胡萝卜的兔子🐰
 
 

【模特】如何证明自己是只兔子

☆  是写给深蓝小盆友 @相叶深蓝 的生贺,11.14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  润雅,拔右,私设严重
☆  纯无脑傻白甜(我觉得这样很符合深蓝的画风
☆  剧情需要逻辑死,勿深究
☆  吃模特,但好像写还是第一次

 




某萌宠论坛。

——如何证明自己是只兔子,在线等,挺急的。

1L:请问楼主是哪家的兔子在玩主人的手机呀?

2L:嘛,提问的人你是不是太无聊了...

3L:楼主怕不是个傻子

4L:很简单哦,如果你爱吃萝卜和青菜的话你就妥妥是兔子,反正我觉得是个人的话就会很讨厌吃这两样东西

5L:这位小盆友,是不是老师给留的做作业太少啦!

6L:围观 围观 [吃瓜.jpg]

7L:... ...



相叶雅纪正坐在电脑前面叉着手和屏幕生气,他是如此真诚的问出这个问题,没想到却被评论区里的人们无情的给怼了。



这时候,书房门被推开,一个男人端着热气腾腾的咖啡站在了门前。



「你在做什么?」



相叶瞄了一眼进来的男人,把腿弯曲上去缩在柔软的椅子背里,「我,一定会向你——松本润,证明这件事的!」



但是松本现在满脑子都是离去的二宫留下的叮嘱,「记得,他是我的病人,我珍贵的毕设作品,千万千万要顺着他,在我回来之前绝对不能把他吓跑。」



不自觉地注视着面前这个面相俊朗、长手长脚的男子把自己缩成一团,眼神笃笃、义正言辞的说着,「我真的可以证明我是一只兔子!!」



松本扶了扶额,接下来的每分每秒都在怀疑自己为什么要答应二宫的请求。



这是变兽妄想症。



“变兽妄想”这个名称术语松本也只听主修心理学系的二宫尼桑说过,因为这是他选择的毕业课题,也就是这个一直声称自己是一只兔子的男人出现在家里的直接性原因。



毕业作品设计就是千方百计的寻找到与研究课题相关的病人并做出研发成果什么的,从来都只应该困惑着即将毕业的人。松本完全想象不出来为什么自己有一天也会卷进这个无聊的事端里,还被迫答应了二宫明天回来之前务必照顾好这只“兔子”的无理要求。



「好了,」松本几次无力的反驳这个男人,却无法撼动他的思想,如果一定要双方平安无事,那他暂且就把这个比自己还要高一些的男人当成一只兔子。



相叶慢慢瞪大眼睛回看松本。



「...要喝点咖啡吗?」松本被盯得发毛,只能摇晃了一下手里的被子作礼貌性的询问。



相叶摇摇头,窜下椅子后又一蹦一跳的缩进房间的角落里,「兔子才不喝咖啡呢,兔子只喜欢吃胡萝北!」



他嘟嘟囔囔的声音很小,松本斜着身子倚在门框上哑然失笑。



是啊,兔子不喝咖啡的。但是,更需要注意的难道不是——兔子怎么能说人话呢?!辩驳自己是只兔子什么的,稍微脑子正常的人,都能直接找出逻辑漏洞吧。



但他没能把心里这句吐槽的话说出声来,因为相叶已经开始动手撩撩起衣服。




色调简单的白T恤下面是过于清瘦的身体,因为锻炼而有着良好肌型的腹部微微露出,看的禁欲良久的松本一阵心神荡漾。



「...你突然脱衣服干嘛?」



背对他坐在床边相叶闻声回头,语气平淡正常,「因为困了啊...我想睡觉,你要过来一起吗?」



兔子的习性之一,夜间活动,采食频繁。白天除喂食时间外,大部分时间在睡觉。



 

这真的是非常纯洁的邀请了,看着相叶望过来的非常真诚的目光,松本反而被吓退了一步。他支支吾吾的努力稳住手里的杯子,「你...要睡...就自己睡好了!」



 

然后快速利落的退了出去,“嘭”的一下关上房门。



 

虽然神经方面有问题,但是不得不说,身材真是好到正对自己的胃口。



 

松本小喘着气,手里的咖啡早就不知道随着慌忙的动作撒出去多少,看着地板被一滴一滴的褐色污渍浸染,松本就一阵的羞愧。



 

那是二宫的病人,碰不得碰不得。



 

松本叹了口气,无数次在心底里告诫了自己那只是一只天天就知道胡萝北的兔子后,决定去厨房弄点吃的。



 

在装饰精致简单的阳台前面,是供烹饪的厨台。但是现在,所有的青菜包括仅剩的两根胡萝卜都被之前过来觅食的相叶吃掉了。



 

只剩下一些油腻的罐头和刺身,尚不足以做出饭来填饱肚子。



 

松本叉着腰想了一会儿,在考虑要不要放着家里这个不确定因素出去买点菜回来。但据电视的天气预报报道,今天傍晚会有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这时候,阴暗的内室突然闪过一丝亮光,稍瞬即逝。



 

松本拉开窗户,这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整个暗成了夜晚,大概现在出门会被大雨淋得湿透吧。



 

所以在考虑了几分钟后,松本打消了出门买菜的念头。



 

拉开窗户吹进来的风有些凉意,卷着雨前潮湿泥土的气息从窗户里钻了进来。



 

「呼,有点冷呢...」松本顺手把窗户关了,然后听到了从客房突然传出男人的一声尖叫。



 

不偏不倚,正赶上一道雷从窗外劈了下来。被乌云罩住的天空亮了一下又再次暗了下去。



 

松本赶忙从厨房出来,两步并作一步的跨过去推开客房的门。



 

门里的灯没开,整个房间在外面乌云罩天的环境下昏暗非常,床上已经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的相叶发出几声颤抖的呜咽。



 

「怎么了?」松本走上前去,伸手想掀开被子,却发现里面在紧紧的抓着,完全拽不开,里面的人那两条遮也遮不住的长腿还在拼命的往里缩着。



 

窗外紧接着又是一声响彻天际的惊雷,蒙在被子里的相叶尖叫着耸起,低沉沙哑的高音听起来真实而有颗粒感。



 

兔子的习性之二,胆小怕惊。所以在兔舍附近不能放炮,以免吓死兔子。



 

这是...怕打雷?



 

松本立刻就明白了缘由,而面对这个男人,很多事情不能拿正常成年男性的标准来衡量。所以,他只好起身先关了窗户,把凉风和闷雷都关到外面去。



 

再回到床边的缩成的“团子”上面轻轻的拍着,「好啦,没事的。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的。」



 

温柔的话和轻柔的安抚动作顺着被子传到里面去,过了很久相叶才从被子里探出一张小脸,那上面已经浸满了一层细密的汗水,「真的吗?」



 

面前的这个还有些陌生的男人周身笼罩着一个强大的气场,使自己不敢靠近。之前顾及是二宫的朋友,所以才敢上前靠近一步。不过现在看来,好像确实没有敌意。



 

而且意外的是一个很亚撒西的人。



 

「里面太热了,你会闷坏的,乖,先出来。」松本细声细语的说着,探进被子里把相叶捞出来。他还在浑身发抖,但已经没那么大的抵抗性了,现在也只是稍微顺从的从躲避的被子里被迁移到了躲避的怀里。



 

外面开始下雨了,时有时无的雷声依旧透过窗户炸裂在耳边,但意外的好了很多。



 

相叶被揽着坐在松本的腿上,他的脸埋在松本的肩膀。



 

有点溜肩啊,但是味道很好闻。



 

松本一开始只是不希望他在里面闷太久,又出了一身汗会生病,但是抱过来又被他习惯性的钻进了自己怀里,着实没了下一步的打算。



 

窗外的电一闪,紧接着就是雷声。



 

雷响一下,靠在自己怀里的“兔子桑”就跟着抖一下。



 

松本低头看着相叶紧闭着眼睛的样子,心里有点悸动,但弄不清楚是什么情绪。毕竟一开始,看到这个男人俨然一副“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一个兔子”的行事而无奈,但现在看来,也有很多地方,好像确实像极了一只兔子。



 

「不要怕,只不过是下雨而已...」



 

不知道怎样安抚一个精神病人的松本只能把他当做一个小孩子一样,摇摇晃晃,用手揉着已经略微被汗浸湿的头毛,像唱儿歌一样慢慢的安抚着。



 

这样过了很久,终于见效了。



 

一阵闷雷和乌云之后,是大敞四亮的瓢泼大雨。雨声起到了很好的助眠效果,相叶磨磨蹭蹭了约摸五分钟才调整好了姿势,眼睛轻轻的一张一合间,睡进安心的梦里。



 

松本揽住他的一只手被当成了抱枕夹在两腿之间,相叶的手臂也自然的搂住松本的脖子。这是看起来很别扭但实际上很舒适的姿势,他甚至还把脸贴在松本的卫衣上,嘴巴叼住了上衣的拉锁。



 

大概是梦到了一顿胡萝北大餐,他的嘴巴一动一动的,被啃咬住的塑料拉锁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兔子的习性之三,会磨牙。不磨牙它的牙齿就会不停的长。所以给兔做窝时要用兔咬不动的竹杆或金属网,而不能用它能咬动的木料和塑料等材料。



 

真是...一只实打实的兔子。



 

松本的手鬼使神差的探到他身下的臀部摸了摸,觉得说不定还真能从那里找到毛茸茸的短尾巴。



 

但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这个男人就离的自己很近的窝在怀里睡着,他具有着人类全部正常的生理特征。



 

他的手脚很长,但身体重量却意外的很轻。



 

是因为总吃很没有味道的素食而营养不良吗?松本低头看着他乖巧的睡脸,思索起他一会儿醒来的夜宵菜单来。



 

但困意总是会相互传染,松本没有大的动作,就抱着他向后靠在柔软的被子上。窗外是一阵急促的雨声后淅淅沥沥的声响,昏暗舒适的室内环境很容易就带出了一身的疲倦。



 

他也闭着眼睛睡去,连同怀里的相叶。



 

但相叶好像真的不怕了,外面忽然响起的雷声也干扰不了他的梦境,他下意识抱紧了这个相识不过一天的男人。



 

——



 

「你...你们!」



 

当二宫的小尖嗓划破上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他错愕的看着两人以一种极其亲昵的姿势相拥而眠,于是一根手指颤抖着指向他们,俨然一副“捉奸在床”的姿态。



 

松本睁开眼睛,突然被打扰到睡眠让他有些不爽。



 

「好吵...」



 

相叶雅纪皱着眉头也从睡梦中醒来,他抬眼看了一下惊讶的嘴都合不拢的二宫,又往身下人的怀里缩了缩,小声说了一句,「你回来啦。」



 

语气平淡而毫无波澜。



 

「你们...你们居然... ...」



 

这几句话一出口,松本总算是从混沌的意识中清醒过来。在床边不太舒服的姿势让他后背出了一层的汗,怀里的人缩的更靠里,手环着腰,已经当他是很自然的私人“抱枕”状态了。



 

「Nino,不是你想的那样!」



 

松本赶紧起身,猝不及防身子滑到一边的相叶又缩回到了柔软的被子里。天气已经放晴了,所以睡眠还在安稳的继续,只是身边的两个人一点都不淡定。



 

「我真的...真的什么也没做!你看他,衣服都没换啊!!」



 

「在意识形态上,他不过就是一个心智甚至还没发育成熟的兔子。你也知道的,虽然你很喜欢那些小动物,但是你的气场太强大,所以你靠他这么近是想要吓跑他吗?」



 

天地良心!!松本无法解释,只能支支吾吾的站在床边说着昨天下雨打雷的事情。



 

二宫把松本拉到一旁,显然没有听他的解释,「你不会对他有非分之想吧?我跟你讲,你要是想交朋友,不管是男生女生,我这边有一大堆都可以给你介绍的!!你条件这么好,要什么样的没有...」



 

「啊,那不用了。」松本看着两眼放光的二宫,猜到他好像已经把重点放错了地方,只能立刻伸手打出了STOP的手势。



 

「我很忙,这次我也完成了你的请求,现在,请把你的病人带回你的住处去。」



 

「唔哇...我的萝北...都是我的!我的...」


 


身后床铺上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的相叶突然发出梦呓,他翻了个身把自己团成团子,正睡得香甜。



 

他是很怕生的,难得有亲近的人。



 

但他大概不知道,这个陪他度过了一夜美梦的人,现在着急的满脸通红,完全解释不清事情原委,只得下了逐客令。



 

他身上还有松本的味道,床上还有两个人的体温。



 

在几分钟的沉默之后,被子就被掀开了,二宫摇了摇他的肩膀,「Masaki!Masaki!!起来了!!!」




 

相叶睁开双眼,睫毛上沾着一些湿润的水雾,他愣了好半天才从喉咙里发出一个模糊的单音,「嗯?」



 

然后就看到松本背对的姿势叉手站着,床边的二宫伸过手来抓了一把自己的头顶,「Masaki,起来走了,该回医院了。」



 

相叶歪头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松本,乖巧的坐了起来。



 

「好。」



 

——



 

一场被奇怪的男人搅乱生活节奏的闹剧就此收尾。



 

松本送走了两个人,回卧室收拾着东西。现在已经接近晌午,他这么多年来已经很少像昨晚那样一觉睡到这个时候了。



 

「嘛,真是个神奇的人呢...」



 

松本摊开乱成一团的被子,抚平褶皱,心里却突然空落落的。



 

在这之前的十几个小时里,他同一个叫相叶雅纪的人躺在这团被子里。他呼吸不怎么平稳,还总是在自己怀里动来动去,叼着自己身上的小物件,嘴巴一动一动的像是个没断奶的小婴儿。



 

大概是太缺乏安全感了,以至于还会把自己幻想成是一只容易受惊吓的兔子。



 

中午温暖的阳光照进来,这也本来就应该是雨后最舒服的天气。



 

但松本却有些闷闷不乐了,他皱着眉头,手慢慢抚摸在被子还尚有压痕和余温的地方,久久不语。



 

他不想承认,那个有点可爱的男人,现在就长着兔耳朵和短尾巴,欢快的在自己的脑海里蹦来蹦去,干扰着他现在全部的心思。



 

焦躁、烦闷,一下子让这个宽敞明亮的卧室变得狭窄。



 

松本在这间卧室里待不住了,起身去卫生间。冰凉的水顺着手拍在脸上,但依旧没能从根本上解决他的烦忧。



 

「是你让他们走的。」松本突然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来了一句,认真的跟自己解释起自己所作所为的理由,「是你喜欢自己一个人安静的在这里做事的,你不需要再分神出来照顾别人了,也不用去给别人当免费的抱枕...」



 

果然,和整天在研究精神病的二宫混在一起,有时候也会突然有点分裂。



 

镜子里的自己同外面的自己对视,几乎是完全静止的JPG格式的五分钟后,松本突然陷入了另一个问题的怪圈。



 

没想到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睡觉居然是那么的舒适和安心,而之前一向早睡早起的自己到底每天晚上都是在多么可怜孤独的境遇下一个人入睡的啊... ...



 

所以,对此迷惑不解的松本润当晚就失眠了。几近凌晨五点多天将将亮的光景,他才沉沉的睡去。




 

一直在加班工作的大脑依旧在梦里活跃着。



 

他清晰的看到自己身处在一片茂密的丛林中,紧接着一只白花花的兔子从草里蹦了出来。



 

「相叶?」



 

松本脱口而出就是这一句,他知道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兔子,但他还是想起了在自己这里拜访了一天一夜的男人。



 

但万万没想到,那只兔子在他的一声问候后,开口说话了。



 

「你好,松润。」



 

它小小的嘴巴一张一合,咬字却非常清晰,「你很讨厌我吗?」



 

「什么?」松本吓得后退一步,他没来得及反应这只兔子为什么能说话,但是他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这只兔子就是相叶雅纪,那个长手长脚、长相英俊的男人。



 

「我很喜欢你,但是你好像不喜欢和我玩,」兔子窜起来改变了朝向,拿一簇白绒绒的短尾巴冲着松本,「那我走了,再见~」



 

它说完就蹦跳起来,几步就窜的没了踪影。



 

「诶?等下——」松本抬脚追了上去。



 

奈何地上藤蔓很多, 错综复杂、密密麻麻,很是干扰前进的脚步。所以,他并没有追上离开的相叶兔子,眼看着那只小白点融进了丛林的绿色。



 

我...没说不喜欢你啊。



 

松本泄了气一般的站在原地,心窝开始有点发疼,喉头也像被塞了东西一样发不出声音。接下来的这个梦开始做的混乱而毫无章法,他挣扎了几下就从床上醒了过来。



 

这是第三天了,继相叶雅纪这个不确定因素跳进自己的生活开始。



 

松本起身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到了周二,今天有一整天的课程。但是,心情很乱,第一次萌生了不想起来上课的念头。



 

「那就干脆翘掉好了!」反正从大一开学到现在,自己一向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从来没有因为什么原因缺掉过哪堂课。



 

于是,松本就理直气壮、理所应当的又躺了回去。



 

这算是病假吧,毕竟头痛胸闷、四肢乏力,确实也像是生了病一样。他需要在床上再待一段时间确定了身体状况,再考虑要不要去医院。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叮咚”一声,松本从床上翻了个身,想了想这个时候根本不会有人来拜访自己,姑且就觉得这是幻觉。然后,就又是“叮咚”一声。



 

松本的心开始狂跳起来。



 

他快速的思考着,现在是周二上午,大野学长和樱井学长应该已经准时出现在实习单位了,而忙于毕设的二宫肯定不会在这么关键的时期跑过来玩的。


 

那么会是谁?toma?还是来找自己喝酒的栗子?



 

并没有思考出结果来。



 

松本只好翻身下了床,踩着拖鞋去开门。



 

上了保险链的门被“咔”的一下打开,松本半开着门,突然就愣在那里。



 

因为外面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日的兔子本兔——相叶雅纪。他背着阳光也笑的灿烂,「松本润,请问你有胡萝北可以给我吃吗?」



 

松本一下子,就找到了自己的病根。



 

...




 

「...你不是和二宫回医院了吗?」



 

「对啊,我是逃出来的。因为我发现,我还没有真正向你证明我就是一只兔子。」



 

「这根本不重要好吗?!」



 

「那什么重要?」



 

「... ...」



 

「而且我发现,和你一起睡觉好舒服。如果每天都可以抱着你,我可以每天只吃一根胡萝北!」



 

「... ...」



 

「...你很讨厌我吗?」



 

松本突然瞪大眼睛,因为已经是他第二次听到这句话了。



 

面前的相叶揪着自己的衣角,紧张兮兮的望进松本的眼睛里,然后他看到那双好看的碧波无垠的眸子深处起了一丝涟漪。



 

「バカ...」



 

「啊?」



 

相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又被骂笨蛋了,他想问一下原因但是没有了机会,因为松本就这样笑着捧住了自己的脸。



 

「バカ相叶...」



 

然后,他就吻上了这只兔子。



 

因为再放任他逃走的话,就真是自己无能了。



 

「唔...嗯... ...」



 

听着他惊慌失措承吻的声音,顿感软糯糯的兔子果然亲起来很不错。



 

松本边啄吻着相叶,边把他口袋里震动的手机按了关机,二宫和也的来电一下子就中断在黑暗的屏幕里。



 

兔子的习性之四,一旦被亲吻后自身不排斥,就证明彼此是相互喜欢,并且对方将会无条件承包自己以后所有的胡萝北。(该条为相叶雅纪补充)








 

——end——




 

参考:

 

变兽妄想精神分裂症。

具有强烈母性和柔弱天性得人也会把自己倾向于较为弱小的动物如猫,狗,兔等。而这类人大多数有饲养宠物的习惯,疼爱宠物,把爱与希望寄托在身边的宠物身上,自然就会有个人与宠物融为一体,相互理解的感情,像是两个个体在统一水平线上,有相同情感体验。统一感与认同感使得两个个体差异缩小。而这样的缩小并不是双向的。宠物的情感较为有限。人这个个体的情感则可无限延伸,并超过界限。当界限被无意跨越时,自己已经是意识上的兽了。



14 Nov 2017
 
评论(6)
 
热度(179)
© 花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