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是由红到紫。






相方@不吃胡萝卜的兔子🐰
 
 

【翔润/竹马】青春boogie(下)


☆  小拔哥青春boogie的失恋道场设定
☆  纯傻白甜日常文,忘记前文的可以戳  
☆  写到后面有点ooc
☆  只有直球才能打败傲娇(哼唧

 



——



 

松本润实在是为自家这个只知道打游戏的哥哥操心。


 

虽然长得好看,但总不能总把外面火辣的太阳当做借口而心安理得的在家做宅男。听说在失恋道场,哥哥还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恋爱学渣,曾经也因为放言“一辈子不结婚”而闻名各个年级。


 

而当知道有人拜访他家来找二宫时,这不正是一个帮助他脱单的好机会吗?!


 

一个小算盘在松本心里打起,明天那人的拜访也正好能让自己把把关,看看是不是符合自己心里对嫂子的要求。


 

所以在第二天早上,松本看了一眼穿着T恤大裤衩完全不在意形象的二宫,立刻就露出了不满意的表情,「这套不行!」


 

虽然穿的很少,但坦诚的太过于自然,反而不够具有诱惑力,白瞎了这张漂亮的脸蛋。


 

「我不是一直都这样吗?」二宫歪着头,看着突然操心起自己穿着的弟弟。


 

这时候门铃就突然响起来了。


 

来的这么早?松本叹了口气,伸手用力把二宫推了进去,「总之你现在把我放在你床头的那身白色的换上!」


 

「可是有人来了...」


 

「我去开门,」松本摆手招呼他进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小大人模样,「快去换上啦!」


 

「嘛...好吧。」


 

二宫怎么可能违背亲爱的弟弟的要求,只好乖乖的应允着去换衣服。


 

松本正正自己特地穿好的西装小马甲,格外正式的走到门厅外的玄关去。是有一点小紧张的,毕竟门那边可能就是自己以后的嫂子,也不知道会是娇小可人的萝莉还是妖娆美丽的女人。


 

深呼吸,开门。


 

「你好。」松本笑着打招呼的脸,在开门后看到来人的那一刻僵住。


 

樱井翔。


 

来的人居然是樱井翔。


 

现在自己的卧室里还摆着从别人那里高价买回来的他的照片,平时也只能在每周学校会议上远远看到他代表学生上台讲话。这个自己不曾说过一句话的男人,现在就在站在自己家门口,为二宫和也而来,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蛋糕盒子,笑的非常好看。


 

松本润颤抖着嘴唇,愣了好一会儿。


 

「你好。」


 

他的声音一如广播里的那么好听,但是一字一句砸进松本耳朵里有些发疼。


 

后面换好衣服的二宫探出头来,「翔君,你来啦。J,你怎么不让客人进来...」二宫少有的对自己嗔怪的语气,又像是对来人撒娇。


 

松本低着头沉默着侧身让二宫过去,没看到樱井翔还在因为是松本给自己开门的惊喜有些缓不过神来,傻笑着站在原地也没反应,背后的一戳让他回神。


 

面前是二宫笑着要他进门,樱井就侧身,也露出后面的人来。


 

然后二宫就看到一脸鼻青脸肿的相叶雅纪,正努力用肿的老高的脸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


 

所以,这场本来在双方分别都准备了万字心稿的很友好谈话变了味道,二宫赶紧回卧室拿了消肿的药膏出来。松润一言不发的正坐在客厅,低着头,对面正是放下蛋糕的樱井翔。


 

「别动,我给你涂一下我们家的这只祖传药膏,很管用的,半小时就能消肿...」二宫把白色的粘稠的膏体涂在手上,用指腹一点点涂抹到相叶雅纪的伤口处。


 

他甚至没注意到自家弟弟不同寻常的脸色,满心思都是要怎么骂一通眼前这个鼻青脸肿还笑的一脸知足的傻子。


 

「嘶——疼疼疼...」相叶雅纪还是忍不住下意识因为疼痛而躲开他的手指。


 

「都说了不要动了!」


 

二宫没由来的烦躁,他声音变得很尖,像是在发脾气。相叶雅纪立刻就抿紧嘴唇,听话的任二宫手忙脚乱的在自己身上忙活。


 

二宫看着他的眼睛,涂了几下叹口气,拉着他从正坐着的榻榻米上起来,「你还是先跟我把这点渗出来的淤血洗干净吧...」


 

两人就一同去了洗手间。


 

樱井翔还拘谨着坐在那里,他似乎完全没在管那边两个人在旁边已经乱成一团,他现在眼里也只有一个人——面前这个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松本润。


 

「咳咳,」樱井轻咳两声,打破两人独处的尴尬,「那个...听说你很喜欢巧克力蛋糕,我专门叫我们家的糕点师傅给你做的,不知你喜不喜欢。」说着,就拆开蛋糕盒,拿起精致的切蛋糕的刀子切了一块放在托盘上递了过来。


 

空气里满是巧克力的甜腻味,但是,松本润突然不觉得这香甜的巧克力气味很好闻了。


 

因为面前这个男人,为了追求二宫尼桑,正在努力讨好自己。


 

怎么心里这么不是个滋味!?


 

被切成小块的蛋糕的小盘子递到自己面前来,他越是这样体贴周到,松本就越是气愤,于是一气之下,抬手就打掉了半空中盘子里的蛋糕。


 

松软的糕底带着巧克力直接跌落在地面上。


 

本来就格外小心翼翼的樱井吓了一跳,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中,大脑里拼命回想着自己刚说错了什么话,做错了什么事。


 

不过,不对啊,自己刚明明都没说话啊?


 

「是...是不是看着就不好吃?不喜欢这个?」


 

「...很不喜欢。」松本不争气的发现自己居然带了一点呜咽的哭腔,他深呼吸了一下,拼命稳定自己的情绪。


 

卫生间里发出瓶瓶罐罐跌倒和两个人的声音,但客厅里的两个人都无暇顾及旁处了。


 

「你觉得nino哪里好了?」


 

(你觉得nino哪里比我好了?)


 

「他很多地方都很好啊!」


 

(最好的地方,就是有你这个弟弟!)


 

「他不怎么好的,其实是个游戏宅,平时只要有大太阳都不出门的。」


 

(你看看我,看看我,我又不宅又不痴迷游戏,我可以陪你去玩,而你却只想和nino出去。)


 

「啊,那也很可爱嘛~」


 

(啊啊啊啊啊小润努力找话题唠家常的样子真的是太可爱啦!)


 

大型的心口不一现场。


 

松本的眼睛要冒出火光来了,他放在膝盖上的小拳头慢慢的握紧。面前的樱井却依旧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太厚的滤镜让他根本感觉不到对面已经燃起了腾腾的杀气。


 

——


 

相比于这边,二宫和相叶那边就显得太和谐美好了。


 

这次樱井的到访,本来就是二宫为了相叶的事而提出的,现在本人已经来了,很多话都应该当面说清楚。只是,一肚子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的话,在这个挂彩了的人面前,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怎么弄得?」二宫边用蘸水的白色毛巾擦着边问。


 

「我...我没去上课...」相叶雅纪的脸突然就红了,他深呼吸一口气,鼓足勇气决定还是直球一点表达自己的观点,「那天...那天晚上之后,我很怕你拒绝我,根本不敢面对你,就翘了课。在家窝了两天还是准备着上学,结果在上学路上听到几个小混混提起你的名字,说游戏怎么也打不赢你,干脆就把你用游戏积分换得的戒指偷到手了...」


 

二宫挑了一下眉,这才知道那枚丢失的自己给弟弟准备的生日礼物的去向了。


 

「但是...」相叶雅纪兴奋的从兜里掏出了一个东西出来,「我帮你抢回来了哦!」


 

二宫感觉到刚因为碰触到水而湿了的长长的手骚过自己的手掌心,一枚骷髅戒指就躺在了那里。


 

已经稍微有些磨损的戒指这样子看起来,并没有当时在橱窗里看到的那么闪亮了,但是,它好像绽放着另外一种光芒,滚烫的几乎要灼伤自己的手心。


 

「...谢谢。」


 

二宫低头盯着这枚戒指很久,久到相叶真觉得这戒指肯定是对他很重要了,自己这一架真是没白挨的时候,一片阴影就盖了过来。


 

脸颊边上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扫了一下,痒痒的,柔软的触感就直接贴在了自己的皮肤上。


 

这二宫亲上去的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轻轻的啄吻,愣是把相叶弄的像是被推搡了一把一样几乎没站稳。而造成这个结果的二宫同学的嘴在离开的时候,粉色的嘴唇也连接着耳根直接变得通红。


 

他...他亲我了!!!!!!


 

相叶捂住脸退后一步,震惊的看着二宫,这姿态俨然有一副晨间剧经常出现的「你敢打我」的表情。但是,这一刻,要相信二宫打了一巴掌确实要比二宫亲了自己一下比较容易让人信服。


 

「你你你...我,我...」


 

被偷亲了一下的相叶雅纪说话都开始结巴起来。


 

其实二宫本来是准备了一堆要婉拒他的话,但直到他看到这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青年变魔术般的掏出了那枚丢失的戒指时,突然觉得,和这个人谈场恋爱似乎也不错。


 

「相叶君,」二宫学着最近看的某部月九剧男主的腔调,做了一个很夸张的表情,「你愿意跟我来一场爱的冒险吗?」


 

惊讶的惊讶表情让本来就有些发肿的脸颊又开始疼了起来,相叶掐了一把自己本来也没多少肉的腰,确保自己不是在做梦。


 

自己明明之前只是尽了自己生活委员的义务,关爱和保护每一位班级同学,当然对二宫同学是一视同仁的了。他大脑里突然蹦出了这一堆平时用来反驳樱井翔的台词,但很快,这些词就直接被大脑命令烂在了肚子里。


 

他现在面前是肤白貌美、童颜无敌的二宫同学,他突然就对自己发起了冒险的邀请,不同意会不会太没礼貌。


 

我是个礼貌的好孩子。


 

相叶雅纪同学繁忙的大脑也迅速帮自己找到了理由,他上前一步,把二宫整个抱在了怀里,


 

「当然愿意了!最喜欢你了!!」


 

很小只的二宫被整个人圈在了怀里。一向并没有恋爱经验的他立刻就认清楚了一个道理:很多早就知道结果的事情直球一点,就可以避免走很多弯路。


 

于是接下来的对相叶雅纪同学光荣挂彩的处理工作,也迅速变成了蜜里调油的大型秀恩爱现场。


 

十分钟后,收拾好的两人一前一后的出来。


 

早就已经非常顺利的把恋人关系确定下来的两人丝毫没有关心客厅里的战况,所以也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樱井已经不知所措的跌坐在了地上,松本依旧一扭十八弯的站着。


 

但他的表情看起来很激动,好看的眼睛里也闪着泪光,突然就来了一句,「对!我就是喜欢你怎么了?!而且你完全不用为了追求尼桑来故意讨好我!!!」


 

他情绪有些失控,以至于一直在脑子里徘徊的话就直接喊了出来,其他三人楞楞的在原地待着, 开始认真把这句话做深层次的阅读理解。


 

「你要追求nino?!」相叶雅纪第一个反应过来。


 

「J你居然喜欢樱井翔?!」二宫随即也找到了自己最关心的重点。


 

而樱井翔,被突然暴走的松本吓到几乎要变回了仓鼠的原型,他不敢相信自己所理解到的,在不断的自我否决后,这个考的上庆应大学经济学系的聪明脑袋就迅速当机了。


 

松本话一出口,不能挽回,在众人的质问下生生的逼出了几滴泪下来。


 

该死的,就是这个毛病,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明明自己很愤怒,却偏偏泪腺第一个做出反应,完全不听大脑对它的指挥,直接越过命令,就把自己哭泣的样子暴露在众人面前。


 

这个当下,松本一歪头,还看到了二宫和相叶十指交握的双手,关键是他手上还戴着自己想要了很久但是并没有地方可以买的戒指!!


 

「你——」


 

「你听我解释!」二宫当即下意识就撒开了相叶的手。


 

这时候,靠着门框跌倒在地上的樱井手机突然在口袋里震动起来,他大脑一片空白,已经完全处理不了当下的混乱,所以四肢开始进行着简单操作,按着接听键就贴在了耳朵上。


 

大野智嘹亮的嗓音就从听筒传了出来。


 

「翔君,我钓到了金枪鱼!一起去你家大吃一顿怎么样?!」


 

现场还处在一片八点档偶像剧一般的场景中,所有人都安静着,所有人也都剑拔弩张着,樱井开口说了几句,「喜欢...啊,不是,是爱,不是...我是说,金枪鱼...不,是情书...」


 

这个主谓宾都拼不对的樱井翔,怕是坏掉了。


 

相叶雅纪叹了一口气,扶了扶额。


 

——


 

于是,最后的结果,就是还算是比较清醒的二宫和相叶叫来了出海回来的大野智,他带着几袋阔别多日没吃到的巧克力面包也来拜访了二宫家。


 

这么看来,他倒是其中最年长的,很多事情,也该由他来理顺。


 

五个人坐在饭桌前,你一句我一句的讲着来龙去脉,大野打着哈欠几乎要睡着。


 

「您听清楚了吗?」二宫表示怀疑。

 

大野智抬手做了一个“尽管放心”的姿势,他对现在已经明白自己都做了些什么的拼命低着头的松本说道,「松润,你在我这里订的海报还要吗?」


 

松本猛的抬起头,瞪大了眼睛。


 

这个世界真是小,当大野拎着一整条金枪鱼进来的时候,自己早该通过那个穿透听筒传遍整间屋子的声音猜到他就是大野智的,那个还兼职卖樱井翔照片的老板。


 

怕是这其中要出个叛徒。


 

「我...我不买了。」


 

「对的,真人就在眼前,再买也没意义了...」


 

旁边的樱井翔完全听不懂这两人在说什么,愣愣的看着大野智又转身语重心长地拍拍自己的肩膀,「翔君,你这个小学弟很是光顾我的生意,所以既然两情相悦,干嘛还遮遮掩掩的?」


 

两情相悦。


 

果然是阅历十足的大野先生,用的词都直中要害。


 

依旧完全没听懂的相叶雅纪直接就看到面对面坐着的樱井和松本两人被说的双双红了脸颊。


 

「松润他到底买了什么?」


 

二宫自觉弟大不留人,然而这个时候相叶一句格外扫兴的话又把自己心爱的弟弟即将要被勾搭走的的悲痛情绪给拉了下去。


 

松本的腿在桌子下轻轻的和樱井的腿碰到了一起,他抬头看着这个在学校里意气风发的学生会长在自己的面前,刚失措的像是个考砸的差等生。


 

是自己,有幸买到了他的心。







 

——end

14 Oct 2017
 
评论(8)
 
热度(144)
© 花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