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是由红到紫。






相方@不吃胡萝卜的兔子🐰
 
 

【翔润】偷情(R)


☆  ooc爆棚出天际
☆  大概是 社长S×精英J
☆  曾三观不正到想弃文,但是还是没忍住写完了
☆  我对自己的洗白功底表示钦佩和嗤之以鼻
☆  三观有点不正,慎入




——正文



「把车停在这里吧。」



「可是,boss,您一会儿10点还有一个电话会议...」



「直接推掉。」松本润冷冷的下了命令,他的话里,带着股不容抗拒的严厉,「你可以直接走了,晚上九点过来接我。」



他说着,走进一个大厦。



前台站立着两个衣着整齐的女人,她们看着松本往里面走,伸手就拦了下来,「对不起,这是私人会所,您不能进去。」



「我预约到今天的名额了。」




两个前台小姐坚定的伸手拦在那里,并没有因此而退缩。



松本润皱了皱眉头,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放到台子上,两个人看完一眼立刻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退到台后面。



电梯就在不远处,松本收起名片,抬腿走了进去。




——




松本润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他每天忙碌于繁忙的工作和应酬,用一副带着姣好面容的面具和精湛的商业天赋,换来了很多生意。



但越是赚更多的钱,就越是感到空虚寂寞。



所以他总是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端过来已经被要求续了很多杯的咖啡,服务生终于在他面前坐了下来。



「先生,您已经连续三天在我们店里一坐就是一下午了。」



「姓名。」松本凝视窗外的目光收了回来,冷不丁的从嘴里冒出一句。



服务生愣了一下,猜他大概是问出姓名,然后以打扰的理由告自己一状。但是老板今天出海捕鱼,要第二天才能回来。



这位俊郎的浓眉大眼的客人还在等着自己的回答,服务生抿了一下嘴说道,「相叶雅纪。」



「好的,爱拔君,」松本润直接叫了他的名字,用搅拌匙在杯子里画了一个圆,「那是谁?」




语气就像是在问自己的秘书。




相叶雅纪顺着他桃花眼瞟的方向看去,一个年轻美貌的妇人正拉着一个小女孩站在旁边商务大厦的正门口。



「那是樱井社长的夫人和她的女儿。」



相叶雅纪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就从大厦门口的旋转门出来,他迎向那对母子。



「社长?」



「对,樱井翔是业界少有的二十四岁就当上社长的成功人士,樱井夫妇也经常光临我们店,他们人很好,有一个很乖巧懂事的女儿。」



松本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打,「他长得很好看。」



相叶雅纪震惊的看了一眼他,又顺着目光看向那一家三口,确定他的话里带有很浓重的欲望的气息。



「你不要见到一个女人漂亮就动心思,那可是有夫之妇!」相叶雅纪听出他语言中的轻佻之意,突然有点激动,「而且,她很爱樱井社长。」



松本润用一种很同情他的目光扫了他严肃的脸一圈,然后起身。



「你不可能成功的!」



松本润突然勾起一丝笑容,「那就请,拭目以待。」



年轻的妇人旁边的小女孩还背着书包,她把一个文件夹交给了面前的男人。大概是忘在家里的文件被送过来之类简单的琐事。男人轻轻拥抱了一下女人和女孩,转身往回走。



走过去的松本润正与准备离开的妇人擦肩而过。



他知道,这时候后面不到50m处咖啡厅的窗口,那扇玻璃上贴着一张脸,是相叶雅纪的,他一定非常惊奇的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而自己真正的目标,在走向大厦的正前方。



旋转门被推动,松本润顺着樱井翔的一扇门进到大厅,里面的工作人员看到他紧紧尾随着樱井社长的脚步,于是并没有横加阻拦。



直到按下电梯,樱井这才注意到后面。




回头,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陌生男人,他正意义不明的冲着自己笑。



自己手底下有这样一位相貌出众的员工吗?



「请问,您是?」



电梯 “叮” 的一声开了,松本润顺势推着他的腰跟他一起进到电梯里。



没有回答问题,但是停留在腰部的手也没有收回。



樱井翔侧着身子避开了他的手,仔细这个男人举止间并不寻常,看穿着打扮也大概身份地位不低,就只好又问了一遍,「请问您是我们公司的哪一位客户?」




「樱井社长,我是您的爱慕者。」



松本润直球的告白吓到了樱井翔,他半张着嘴吐不出一个字来,只能上下审视着大脑快速运作,企图猜透面前这个男人的意图所在。



「请问您有比较私人的会谈室吗?我想深入的做一下自我介绍。」



这个搞不清楚意图的男人自顾自的说着,他颈间红色的领带像着了火般在樱井所目视的瞳孔中燃烧。



电梯还在一层一层向上跳着数字,直到28层的时候,里面传出来了好听的提示出电梯的女声。




——




事情是怎么发展到了这一步?



樱井看着面前这个来路不明、甚至并未报上姓名的男人,他的桃花眼有点定魂摄魄的能力。



以至于自己居然真的带着他走进了自己办公区的会议室。



说是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这个理由是骗人的,因为明明从转头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直接看出了他眼底丝毫没有掩饰的深深的欲望。



「我好像见过你。」樱井翔坐到了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眯着眼睛看站在面前的男人。



松本润不慌不忙,脱掉没有系扣子的西装外套甩在了一边的衣架上。这间会议室的门已经落了锁,很多事情,做起来也方便安全的多。



「大概,是因为我上过几本财经杂志的封面?」



樱井翔看他又开始解上衣的扣子,皱着眉头慢慢说道,「看来是同行了?不论是合作或是竞争,爱慕者什么的...是不是玩笑有点开的太过了?」




——






猜是不是开玩笑






——


「好了,你可以醒过来了。」



一个声音突然把自己拉到混沌,然后整个身体开始发麻,周围一阵又一阵浓烈的消毒水味钻入鼻孔。



等到眼睛逐渐适应了光线,松本才慢慢扇合起睫毛,露出好看的眼睛。



「您不能总是这样,」旁边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无奈的指了指他下身撑起的小帐篷,「虽然每次预约我的催眠造梦服务并不容易,但您不能每次来都要做春.梦,这让我很困扰。」



松本润冷着一张脸,耳根却慢慢红起来。



二宫和也开的这家诊所,大概就是依据催眠挖掘人们最近心中最想做或者最缺乏的东西来抚慰精神、安抚情绪。刚才做梦的内容大致已经忘得差不多,但存留在自己精神末梢的感觉还留着。



催眠出自己内心最近最渴望而难以疏解的事情,如果按每次来了都要做那种梦,大概正反映了自己身边缺少一个让自己排解欲.望的人。



临走,松本润回头。



「二宫和也,你要是敢把这件事说出去,我就把你这小诊所买下来然后把你卖到非洲去。」



他的话似乎并不是玩笑,但二宫随即就无视掉了这句威胁。



他站在自己工作台前,对着松本留下来的支票上,很多个数不清的零让他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时间还停留在上午。




松本润从这个大厦里出来,并不想立刻回公司,他招了一辆出租车,来到闲着没事就光顾的咖啡厅,很少能见到的老板这次依然没在。



一个服务生过来笑着说,「欢迎光临。」



松本润还是坐在了老位置,那个位置在窗边,正对着一栋商务大厦。



他点的浓厚的咖啡端了上来,服务生没走就被他叫住了,「爱拔,那是谁?」



服务生愣了一下,并不知道这位虽然经常光顾,但却突然奇迹般的叫出自己名字的客人是什么来头,他带着戒指的手指了一下大厦的门口。



一身西装革履的樱井社长正从里面出来,身边围着一堆争相要采访他的财经记者。




松本润的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end



09 Oct 2017
 
评论(9)
 
热度(261)
© 花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