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是由红到紫。






相方@不吃胡萝卜的兔子🐰
 
 

【翔润/竹马】青春boogie(中)


☆  依旧是最萌的翔润&竹马&智鱼

☆  傻白甜日常  有糖 不虐

☆  牙白,说是一周之内两发完结的 恐怕是要拖到三发完结了

☆  越写越觉得这个人设太萌了 我小拔哥的脑洞果然很厉害

☆  因为并没有如约更完 所以完结后会在番外补偿一辆小车

☆  以上。



前文   




 

——正文——



 

樱井翔一直觉得自己在别的方面都很擅长,唯独面对松本润的时候,羞涩的像个未出阁的大姑娘。

 

所以从几年前跟随父亲拜访松本家看到润君的那一刻,第一眼就开始的小心思,一直到后来樱井家和松本家没什么商业往来后,依旧是深藏在心里的炽热。

 

而这个情感的隐秘让樱井弄不清楚是好感还是喜欢还是爱,所以从来没有试图同他说过话。

 

一直到很多年后的今天,包子润渐渐长成了一个好看的少年。

 

樱井觉得自己之于他已经是再普通不过的陌生人。


松本润确实已经把他忘了。


但是,刚入学那天,他还是穿过层层报名入学的人群注意到了樱井翔。


那时候二宫即将升二年生,就将家里的润君带到了失恋道场的一年级。


整个楼层都是各路家长送过来的孩子,相比于他们的吵吵闹闹,松本润就扯着二宫的衣角,安静的站在那里。

 

他已经十九岁了,但是脸上的婴儿肥还没下去,圆嘟嘟的像个包子。

 

面前的二宫尼尼不太放心他一个人待在这里,就不顾松本的多次拒绝,陪他一起过来领教科书,面对着乱成一团的喧嚷的人群,皱着眉头。

 

「J啊,」二宫把他的手拉过来,虽然那手上的大戒指硌的自己的腰生疼,但还是温柔的同他说话,「一会儿领完书,我带你去A班。」

 

「知道啦。」正处于叛逆期的松本面对弟控哥哥还把自己当小孩子看待的事情非常无奈,但是完全没辙,只好傲娇地应着,然后由他去了。

 

混乱的人群中突然传出几声呼喊,「让一下,请让一下。」

 

松本润抬眼就看到不远处突然被清出一条小道,从教务处的办公室偏旁的教室里走出几个人来。

 

几个人穿着深蓝色的校服,队列整齐,一看大概应该是高年级的学长。

 

这些人走到前面去,伸着长长的胳膊把新生和旁边的大人们都聚集到两边然后也有序的列成两队站在人群旁。


后面走上来一个人。

 

他没有穿校服的外衣,只是上身穿着洁净的白衬衫。光洁白皙的脸庞,棱角分明的脸部曲线看起来非常俊朗,英挺的鼻梁下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像是书香门第家的娇生惯养的少爷。但一头耀眼的黄毛和耳朵上闪的发亮的耳钉又带有浓浓的不良的气息,这张好看的脸上此时正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他身后跟着一个拿着文件夹的人,还在不停的对那个光芒中央的人说着,「会长,这个是下个月J社团出去联谊的相关策划,包括费用预算也都整理在表格里了...」

 

会长?

 

松本润站在二宫后面,看着那个男生,有些失神。

 

他顺着几个人清出来的道路,从最里面走到楼梯口,从头到尾都潇洒肆意,很有气场。

 

「嘛,我以后要做这样的男人。」

 

二宫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这个正处于叛逆期的弟弟满眼的认真。

 

而松本润也就自那天以后就在脑海里深深烙印住了樱井翔的身影。

 

但他不知道的是,那时候被自己默默视作榜样和目标的樱井同学其实内心早已经跳动如擂鼓,而在他面前能像平时一样心态平和的走过这一截楼道走廊这件小事,就几乎花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他心里七上八下的乱成一团,也没想到很多年没见,自己依旧能在人群中迅速认出了他的脸。


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幻觉,但是出了学生处,他分明看到了走廊那头沉默不言语的松本润。他出落得更是好看了,漂亮的眼睛眨啊眨的观察着周围陌生的环境。


他还要赶着去忙学校里的事情,今天是新生报到,他几乎忙的焦头烂额。就在这个间隙,还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大脑霎时间一片空白。


这份心情直到楼梯转角,隐忍的情绪一下子在不需要硬撑的时刻爆炸。


「啊啊啊啊啊啊啊牙白!」樱井翔抱着头,发出了声调异样的气音。

 

身后两个跟随的学生会成员不知道会长怎么突然就抱头乱叫,一下子慌了神。

 


「会长!会长你怎么了?」

 

「会长!!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樱井翔趴在冰凉的墙上冷静了好一会儿,才面色稍做平静的把脸露出来。他还再盯着墙壁深思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的说道,


「嘛...如果写一封情感很真挚的情书,应该就能很顺利的追到手吧。」

 

他身后的几名学生会成员愕然倒地。


于是,樱井同学的情书之旅就开始了。




 

——————



 

上次准备拜访的事情无疾而终,这令樱井翔很是苦恼。



他辗转反思了很久,决定再采取一次行动。这次,不加像总是溜号的大野智同学等不确定因素,争取毫无风险的登堂入室。


正准备重新拟定一次计划表的樱井翔拿起手机,备忘录还没打开,SNS上二宫和也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听说,你是相叶雅纪的朋友?」

 

一句饱含着信息量的话。


樱井翔思考了好半天,并不觉得那个天天只知道做麻婆豆腐的天然大兔子能有什么胆量主动和二宫和也说话,但是正主找上门来,当然还是能推一把就推一把,说不定就成了。


樱井这么想着,细长的手指灵活的在手机屏幕上跳动起来。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屏幕那头的二宫正整个身子窝在柔软的电脑椅里,屏幕上上回复的字是打了又删,删了又打。

 

这个表达意思的困难程度,可以自己打那些怪要难缠多了。


松本润正躺在一旁的踏踏米上补眠。难得在安静的时候如此乖巧,长长的睫毛顺着呼吸轻轻的在空间摆动。如此美景,对于一向弟控的二宫来说简直是福利,但他现在并没有什么心情欣赏。


同班的看起来虽然笨笨的、很天然但是感觉人很好的相叶雅纪,在前天尾随自己被发现后告了白,然后最近这两天都没有来上学。



他告白之后就傻乎乎的跑掉了,至今音信全无,打电话也不接。不管这件事是否有结果,但总该确定人是否安全。所以就跑去打听,才知道他一向和别人关系都很好,不过与高年级的樱井翔貌似是很多年的铁哥们。

 

于是二宫现在就坐在了这里,用尽各种办法去组织语言。


毕竟那是一件只要想想就脸红的事。


在n次组织语言未果的时候,二宫焦躁的一拳捶在面前桌子的键盘上。


声音吵到了正在熟睡的松本,他皱着眉头翻身过来,语气里带着叛逆少年凶巴巴的情绪,「尼桑!你动作就不能轻点嘛~」


可能是带的慵懒的尾音奶意太重,二宫没怎么被吓到。只是心疼突然被吵醒的弟弟,就赶紧道歉,「对不起啦J,话说,我在跟人商量着巧克力蛋糕的事情,要吃吗?」

 

松本润有好严重的起床气。

 


但是他又好喜欢好喜欢吃巧克力蛋糕。

 

所以被惊扰的松本润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怒气瞬间消解了一大半。但傲娇如松润,他并不想再像以前那样傻傻的把什么都表现在脸上,就只轻轻的说了一句,「好啊。」


知道已经成功安抚到弟弟的二宫和也终于送了一口气,低头在SNS上回复起来。


「具体事情比较复杂,打字说不清楚,你明天能来趟我家吗?」


对面的人并没有回应。


二宫等了好半天,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对一个还并不是很熟悉的人突然提出邀请会不会太过唐突,想了想还是作罢,打上几个字准备撤销。


然后手机就突然震动起来。


「好的!!!!!!!!!!!!!」


不晓得为什么樱井翔的回复后面跟着那么多感叹号,但随即就看到这条消息立刻被撤回了。5秒后,新消息弹出。


「好的。」后面的感叹号被替换成了平淡的句号。

 


这人怎么了?


二宫摸不清头脑,干脆也懒得去想。对于这种出手阔绰的贵公子,当然也是可以稍微尝一点小甜头的。所以就再在后面又补充了一句,「记得来的时候带个巧克力蛋糕来哦(≖ᴗ≖๑)」


对方立刻给予了肯定的回应。


松本润才睡醒,还迷迷瞪瞪、意识一塌糊涂。他看到刚还有些焦躁的二宫终于笑了出来,甚至还在里面察觉到了一丝春天的味道。


准确来说,是恋爱的味道。


嘛!是终于想开要给自己找个嫂子了吗?




——————



 

一定是自己写的那4000封情书感动了上帝!



樱井翔自从接到二宫的邀请后就一直这么觉得。



「管家!」



一个穿着干练的中年男子闻声赶来,「少爷,有何吩咐?」

 

「上次母亲大人请过来的那位糕点师傅在哪里?」



「好像他并不在这边,应该在大阪那边采购食材。」



樱井翔摆摆手,兴奋的说道,「不管这个,现在就让他回来,并让他在明天9点之前亲自做一个最好吃的巧克力蛋糕送到我房间。」

 

「是,少爷。」

 

明天,明天就可以见到小润了!



樱井被这个巨大的惊喜冲昏了头,坐也坐不住就站起身来在房间里不停转着圈。所以,明天要穿什么衣服去见他?见他第一句话要说什么??做什么事能让他最快的喜欢上自己???

 


本来还沉着冷静打算列个计划表的樱井同学瞬间乱了分寸。



刚被关上的门被管家再次打开。



「怎...怎么了吗?」一时间,向来在家里举止得当的樱井少爷形象全无的样子被目击个正着。


赶紧干咳两声,尴尬的正正衣装,深呼一口气、尽量平静的看着折返的管家。


管家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他回复道,「相叶雅纪同学正在前厅等您,好像...还跟人打了一架,现在满身都是伤,您快去看看吧!!」



「什么?!」

 




——妥妥是个tbc了






22 Sep 2017
 
评论(2)
 
热度(73)
© 花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