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是由红到紫。






相方@不吃胡萝卜的兔子🐰
 
 

【翔润/竹马】青春boogie(上)


☆ 小拔哥的“青春boogie”设定

☆ 依旧是最萌的翔润&竹马&智鱼系列

☆ 我团结成18周年贺文 (•ᴗ•)و 末班车,赶上啦!

☆ 轻松愉快日常小甜饼  不虐

☆ 争取一周之内,两发完结

这算是...和小拔哥的联文?

也是炒鸡不要face了我自己

 

 

 

此乃失恋复读道场

唯有恋爱成功 方可毕业

可谓严格有加

踏入此门的子弟们

每日磨练男儿气概

在血雨腥风中修行

向大家介绍 这些千辛万苦

仍无法毕业的家伙们

 

 

 

二宫和也

太阳什么的 最最讨厌

肤白童颜 才是我的武器

约会也在打游戏

总而言之 就是个宅

 

宅在房间里的 Kazu !!

 

 

大野智

汹涌大海 任我驰骋

鱼儿钓得到 女人钓不到

今夜绝对要把 港口的那女孩钓回家

 

爱的垂钓人 Ohnoさん~

 

 

樱井翔

满怀爱意的情书 寄了4000封

等到如今都石沉大海

不如今晚再来一封

爱罗武勇❤

 

善写情书的 Sho ——

 

 

松本润

人称「抖MJ」

最爱辛酸与痛苦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越挫越勇

本大爷就是爱这样

 

抖M的J ——

 

 

最后是我

相叶雅纪

为他神魂颠倒

上学放学都跟着走

为了不让坏人接近他

人称 「变态小保镖」

 

热血男儿 Aiba !!!

 

 

今夜我们五人躁动难耐

定要在这弱肉强食的东京让诸位过耳难忘

青春ブギ

 

 

 

——序

 

 

——正文——

 

 

相叶雅纪,是失恋道场的一名复读生。

 

 

没错,之所以被叫复读生,是因为他已经成功的在必修的恋爱实践课的考试上失败了三次了。

 

原因大概是因为他从来没有真正谈过一次恋爱。

 

有关于这个问题,他隔壁班的好兄弟sho桑也很有发言权。



这个叫sho桑的人是樱井翔,相叶雅纪同学现在正在和他坐在到场旁边的荞麦面店里,听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着。

 

 「到迄今为止,」他拿着筷子的手略微颤抖,另一只放下手里喝汤的勺子,以一种十分难以置信比了个数字,「我已经给他寄了4000封情书了。」

 

 

相叶实在是不想再补刀,但还是十分好奇的确定了一下,「他真的什么回应也没给你?就是你说的那个小你两届的梳着公主头还一扭十八弯的男生?」


 面前的sho大口吸溜着面条,突然被呛了一口,然后反驳道,「你懂什么?那是最正统的J家步!」

 

 对于这个悲痛欲绝的吸面都能像喝酒一样吸醉的人说出什么突破人设的「J家步」什么的,相叶同学不予置评。



但是,相叶雅纪真的很想和他说,保持他一贯的精英学长的感觉就会很受欢迎了。但如果一直这样,连吃个面都囫囵的像只饿了很久的仓鼠,真会把所有人都吓跑的。

 

 「话说,你跟踪的那个人怎么样了?」

 

 

果然,他在自己痛苦的时候,还没忘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

 

 相叶雅纪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搪塞过去,只好上前夺过本来属于自己的那碗面条,吸溜了一口,「...都说了不是跟踪,是保护!暗中保护!!」



没错,这段时间,按照相叶雅纪自己的话说,他一直在秘密保护一个人。



他叫二宫和也,是班里的文艺委员。



但是他每天都不怎么说话,基本上上完课就走,一刻都不在教室里停留,相叶怕他这是有什么麻烦,所以一直都默默跟着他。


但几乎每次都见他转到一个很隐藏的门里不见了,一天的“保护任务”也就到此结束了。当然,相叶也尝试过进那个门,但每次都被两个凶神恶煞的西装保镖拦在门外。



一开始,脑洞很大的相叶雅纪脑补了很多里面会有的光怪陆离的恐怖场景,但第二天二宫总能安然无恙的准时出现在教室里。


不能多问,相叶也就只能作罢。


诶?你问相叶雅纪为什么总是围着这个叫二宫和也的团团转?


按照他自己解释的话说就当然是热爱班集体,关爱同学了。


面前的sho酱又听了一遍这个苍白的解释后翻了一个白眼,直接又把碗抢了过去,「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亏你说得出口。」


「我怎么...」刚想再损他几句,抬眼就看到一个人推门走进来。


「卧倒!!!」相叶对正在满意的吃完自己那碗又成功吃完相叶那碗的仓鼠翔君发出命令,但他很显然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



机智的相叶雅纪用菜单挡住了脸。


「喂喂喂,怎么了啊你?」吃完擦擦嘴角的樱井朝后看去,正看到刚还在讨论的男主角二宫和也从门口进来。


他穿着简单的T恤短裤,耳朵上带着耳机,正随着听筒里的音乐身体轻轻摇摆。

外面的阳光有些大,应该是实在是不愿出来的二宫瞄着门外的太阳皱着眉头。门口正好有架立式空调,吹着凉凉的风,他随手挑了两个便当就站在风口舒爽的叹息。


阵阵小风刮起他的T恤下摆,微微显出少年姣好的体型。


清爽的视觉美感同样吸引了店里很多女孩子的目光,她们小声讨论着,偶尔偷偷瞅一眼就会红着脸小声开心着。


樱井回头,看到拿着菜单挡住脸的相叶雅纪偶尔探头出来,和周围犯花痴的女生没什么两样。


对于这个二宫和也,樱井翔是听说过的,同样也是复读班的滞留生。


虽然长得好看,笑起来像个天使,但是意外的游戏宅男的属性让很多人都避之不及。虽然真的很养眼,声音也好听,也很聪明、情商很高,但是基本上不出门的宅和哪怕偶尔出趟门也要一直沉浸在游戏里的人设,确实在女生那里不是很讨喜。



不过他似乎并不在乎自己能不能从道场毕业,也从不着急,闲散的样子一向在年级里小有名气。



而且自己对他的传闻比较在意的原因还有一点。



那就是——他是松本润的哥哥。



而松本润,就是那个拽到不行天天给老师找麻烦但是总是随便撒撒娇就萌的让老师拿他毫无办法的松本润,自己寄了4000封情书的心上人。



「嘿!二宫同学 」樱井的声音愉悦的响起。



相叶瞪着毫无征兆就扬手打招呼的樱井翔,气不过的在桌子下面直接给了他一脚。


还听着歌的二宫自然是没听到他的呼喊声,只是视线那个笑的一脸灿烂还冲自己摆手的陌生发光体帅哥太扎眼了,摘了耳机疑惑的指了指自己。



「没错,我是在叫你,是在叫你的。 」樱井肯定了一下,桌子底下就又是挨了一脚。


二宫走过来,瞄了那个一直举着菜单不露脸的人,然后再把目光放到樱井翔身上,「你认识我? 」


「当然。」樱井笑着说,「你不就是那个聪明伶俐又可爱的松润的哥哥嘛...」


「对啊,我就是松润那个聪明伶俐又可爱的哥哥。」二宫和也坐下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会认得自己,还知道松本润是自己的弟弟。



但是,夸自己弟弟的总归都不是坏人就是了。



虽然他旁边有个一直拿着菜单挡住自己脸的可疑人物。



但是,他想吃冰了。



「一杯巧克力布菲。」他摇摇手,冲着服务生笑,然后偏头对笑意盈盈的帅哥说道,「这个冰...」



樱井翔立刻会意了,「我请。」



不错。



二宫点点头,这才把手里的便当盒放在桌子上,旁边的人从始至终、战战兢兢的举着菜单,一刻也没有放松。



自己有这么凶吗?



二宫指了指他,樱井耸肩。



「所以,找我有什么事吗?」二宫点头谢过服务生端过来的巧克力布菲,问道。



「那个...」樱井翔挠挠头,不好意思的做了自我介绍,「我叫樱井翔,之前在庆应大学,现在在失恋道场三年级。」



哦,是学长啊。



樱井挑眉,进入了正题「最近,松润好像没有上学...」



二宫眉目间豁然开朗,吃了一勺冰,笑了。



「他啊,因为有花粉症啊,所以这几天空气中花粉过浓,所以请了假在家休息。」



原来如此。



樱井不紧不慢的开始和二宫小话唠着家常,当然多半话题都是有关于松本润的。但是这一来二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结束,桌子底下相叶雅纪就又是一脚。樱井看着手持菜单已经颤抖,估计他是快撑不住了。



毕竟,一直相隔甚远的两人如今肩并着肩坐在一家店里,声音近的几乎是就在耳边,这可不是一般的刺激。


话说只是自己友好帮助的对象,坐这么近有什么可刺激的?!



对啊,一般同学见了面,也不像现在这样下意识遮遮掩掩、脸颊泛红啊。



二宫和樱井聊得甚欢,但总是不自觉的把目光向旁边的人扫去。而且总感觉,这个人自己很熟悉。



但是,对方一直保持着警惕的抵触,自己也不好尴了大尬,还去戳穿这个事情。



「嗯,认识你很开心。」



「我也是。」二宫叼着吸管,站起身来,「我该回家了,有空可以到家里来玩。」



如此送上来的登堂入室的机会怎能不要,樱井笑着答应,顺带着还交换了联系方式。



二宫带着一阵风,就走了。



相叶雅纪头顶冒汗,满脸通红,过了很久才放下菜单,眼睛眨啊眨的确定周围的安全。



樱井笑得开心,看着手机里存的号码,乐滋滋的打算着用个什么理由登门拜访,然后顺理成章的把松本润拐回家。



「你是不是故意的!」相叶雅纪瞪着樱井,但是孰不知,基本上从来没有真正生过气的他这么严肃的语气却显得非常笨拙可爱。



樱井翔叹口气,「唉,你这样,怕是下辈子也毕不了业喽~」



相叶雅纪看他说着就站起身来,赶紧伸手拦住,「什么意思?」



樱井翔回头看了一眼脸颊上红晕还没有散去的相叶,内心OS:这孩子还需要成长啊。



——————




二宫出了店门越来越觉得刚才自己座位身边的人给自己的感觉越发的熟悉。虽然并没有看到他的脸,但很明显,是自己认识的人。



「嘛...大概是错觉吧。」今天额外免费吃到了一份冰的二宫还是决定不追究这么费脑筋还毫无意义的问题了。



只不过,最近小半个月来,自己一直做的事情是得加快进度了。



过几天就是润君生日了,他一直想要那家游戏厅的骷髅戒指。而得到那个戒指,只能通过在游戏厅里不停地打游戏胜利获得积分然后用积分兑换。830个积分,算着现在每天为了不让弟弟知道这个惊喜,而选在放学下课去游戏厅每天打游戏一小时,已经凑了812积分了。



弟弟拿到礼物的笑颜简直就要近在眼前。



弟控二宫握了握拳头给自己鼓劲,依旧是每天下课后直接从半路上折返路程去游戏厅。



今天时间限定的份额已经打完,827积分。



还就差三积分了啊...



二宫回头看了一眼橱柜里放置的戒指,离开的脚步停顿了一下。



游戏里对峙的对手刚被杀了个酣畅淋漓,一脸的不甘心,见他离开的脚步有点迟疑,摆手让他回去再战。



哟西,那就再来三积分的!



二宫折返回去,手再次抚摸上了还在发热的游戏柄。



而这样的后果,就是被对手缠着一定要决出个胜负,等再出来时,天已经暗下来。游戏厅门口的树,影影绰绰的落在地上的影子,顺着风张牙舞爪。



应该是赶得上最后一班电车的。



二宫和也借着月色,一步一步的往车站走着。



这时候,街道上已经没多少人了,往日出来熙攘着回家的人群早就已经到家,整条街上只剩下零散的树叶扫在地上沙沙作响。



隐约,背后还有脚步声... ...



二宫一步一步走着,分辨着耳边风扫落叶和自己的脚步声之外是不是真有什么别的声音。突然回头,后面依旧是空无一人,连只小猫小狗的踪影都没有。



是自己幻听了吧。



但是,须臾,又是一阵紧跟着自己的脚步声。



回头,空无一人。



牙白,不会是遇到什么变态了...二宫和也深呼吸了一下,加快了脚步。



糟糕的是,夹杂在后面的脚步声也随之加快了。



二宫心跳有些加快,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想哼歌壮胆却发现使不上力气,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周围也正是一片树林,最近灯火通明的商铺也是距离这里要300米。



走到月光下,远离了纷杂的树木的影子。



边疾步走着,便往后看着地上。没想到,不到5分钟,真的看到了墙角处一直跟着自己探头出来的身影!



二宫壮着胆子、硬着头皮回头用小尖嗓大吼一声,「是谁?!」



地上的影子一闪就不见了。



肯定是藏到哪棵树后面了!!!



「出来!!」二宫一不做二不休,并不想继续让未知的恐惧笼罩着自己了,干脆就逼近了几步,「不出来的话,我可要报警了!」



「是我。」



半晌,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出。



接着,一个人从房子右侧的拐角现了身。



二宫本来还紧张的浑身绷紧,看到人脸从阴暗处现出来的那一刻,“噗嗤”一声喷笑出来。



「相叶雅纪?!」



虽然是同班同学但不是很熟络,二宫依然非常自我的没有用敬语。



相叶雅纪尴尬的站在月光下,像是接受老师批评似的站在那里,昏暗的光照不见他羞耻到通红的脸颊。



今天本来也想着看他进了那个神秘的门就回家的,但是鬼使神差的觉得可以稍等一下,于是就在原地蹲着睡着了!醒来时,夜色已经降临,很巧的是也正好碰到刚出门的二宫。



他看着二宫和也笑的开心,把一个小盒子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于是,强烈的好奇心和保护欲有时让他不自觉的跟了过来。



二宫大概也能知道最近这几天怎么总有隐约的被跟踪感了,但他也知道,相叶雅纪不是坏人,是在班里干活任劳任怨的还总是笑得很灿烂的人。



只不过自己不太有精力和班里的同学交往,所以对他,也不过是大致有个印象。



而且,对他来说,自己也不过是个沉默寡言、很奇怪的人吧。



「说吧,为什么跟踪我?」二宫走过去,象征性的锤了一下他的肩膀。



相叶雅纪憋了一肚子的话,不知道从何说起。



其实他也想就此问问他为什么每天都出入那个地方,据说是没有什么凭据就没办法进入的神秘场所。或者是问一些自己更感兴趣的问题,比如他有没有喜欢的人之类的。


「喂,」二宫见他愣神,无奈的又问了一遍,「说话啊你?为什么跟踪我?」



长得真好看啊。



本来是盯着他的脸走神的相叶雅纪不禁看入神了,大脑一片空白,面对着他,脸又是红了一个度。



「喂!」



二宫抬手给了他一个暴栗,可真是把相叶雅纪打醒了。



「喜欢你...」心里想的话突然不自觉的就脱口而出了。



二宫愣住了。



耳边又只剩下了树叶落地的声音。



面前的男生紧张的浑身颤抖,突然就冒出了一声告白。语气甚是真诚,亮晶晶的眼睛还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登时也把自己的脸也看得通红。



而一向只敢默默跟在他后面的相叶同学向后退了几步,突然意识到自己目前尴尬的窘态,立刻就鞠了个120度的躬,大声喊了一句「对不起!」就跑走了。



只剩下二宫和也一个人在那里。



滚烫着脸。


——————


话说樱井这边,有了二宫的电话号码,当晚就加了SNS。



这才知道,松本润虽然很有想从失恋道场毕业,但是始终找不到自己喜欢的人。而在他的眼里,那些疯狂寄情书的都是送上门来,不稀罕了。



所以,包括樱井寄的4000封情书在内的每天都在新增的情书全数都被直接倒进了垃圾桶。



原来,不是自己的情书没奏效,而是根本就没看啊。而且,这种情况的话,是务必要树立自己高冷的精英气质来吸引他的注意力。



隔天,樱井就已经穿着一身条纹西装,扎上了衣柜里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领带。



今天的日程表计划就是,打听到了松本最喜欢巧克力的东西,所以去一趟大野智家开的的面包店,买到自己在那家店吃到的最好吃的巧克力面包,借此机会去拜访二宫。松本应该就在家里,所以就可以看到他了!然后再最大限度的展现一下自己充满魅力的男友力就可以了!



樱井对着大大的镜子,两只手指托着下巴比着必胜的小树杈。



这可不是单纯的毕业问题了,而是事关自己的终身大事!一定要争取成功!!!



觉得已经准备充分的樱井翔拒绝了自家司机的承载,搭着地铁准备去二宫家。下到大野智的面包店门口,自信满满的整理着衣装,手放到店门的门把手上。



拧动。



... ...失败。



再拧。



再次失败。



向来非常容易拧动门把拉开的门,居然纹丝不动!



樱井抬头看向门板,登时就懵逼了,那上面正挂着一个牌子——今日出海捕鱼,暂停营业。



面无表情的缓冲。



然后愤怒的掀掉牌子!!!



什么啊!好好的面包店不经营,天天跑去钓鱼算什么嘛!!怪不得这么多年都还是三年级的留级生!!!!!!!!!



所以,今天一鼓作气决定一周之内本垒打的樱井少爷,



怀揣着划分区间在半小时之内的繁杂的日程表,从第一项“到大野智家里买面包”这里,就出现了瓶颈。



这日子,简直没法儿过了!


15 Sep 2017
 
评论(3)
 
热度(133)
© 花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