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是由红到紫。






相方@不吃胡萝卜的兔子🐰
 
 

【翔润】情人节两位先生要怎么过


☆  没忍住,还是早跑出来一天了
☆  很短小,就是一只翔润的小甜饼,两位先生七夕节快乐
☆  二宫虹版主助攻愉快
☆  各位紫担小姐姐们和各位妯娌们情人节快乐
☆  今天你被虐成狗子了吗




樱井先生和松本先生很忙的,所以他们并没有计划着过情人节。


事实上,照他们的话说,情人节什么的都是小青年或者是还处于热恋中的小情侣才回去庆祝的无聊节日,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好好想想工作该怎么展开。


更何况,他们最擅长把情人节过成大众的购物节了。


30层一个东头一个西头的两个办公室里,外交部部长松本润和宣传部部长樱井翔这样安慰自己。


他们所在的Arashi财团里,最大的生意项目就是经营的那家暴风雨商业购物中心。向来业务一流的两位部长,常年霸占着业绩排行榜的头两名。


一个应酬场上的王者,凡是松本先生出面的生意,没有什么单子是签不下的;一个是为了公司形象游走在荧屏前的代表人,樱井先生稳重成熟的精英气息让无数厂商和消费者都欲罢不能。但谁又能知道,在外人看来是针锋相对、势必要在业绩上一决高下的两个工作狂人,曾在无数个日夜纠缠翻滚在同一张床上。


但是,就是不过情人节。






“这是我上个星期就在和你说的公款的单子,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报了?”樱井再一次拜访公司财务部时,对着悠哉悠哉的在打游戏的二宫和也说道。


“都说了不急嘛,”二宫翘着腿,瞥了他一眼后继续全身心投入到游戏里。


“你故意的?”樱井挑眉。


“啊居然又死了!”二宫气急败坏的放下手里的游戏机,手撑在脸边,慢慢的说道,“听J说,你今晚要加班。”


樱井翔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对啊,你也知道,今天是情人节,Arashi那边忙的一塌糊涂,我也是要过去帮忙的。”


“可是!”二宫拍案而起,锐利的小尖嗓划破宁静的上空,“我家弟弟今晚也是需要有人陪的啊!!”


樱井看着面前这个明明已经是三十代却依旧保持着童颜而且想法也很天真的二宫,皱皱眉头。


他也想像一堆正常情侣一样过个腻腻歪歪的情人节的,只不过,松本向来都把自己的事情放的靠后,一切以大局为重,区区一个情人节,也根本不会放在心上。情人节大促,商场里正是各部门最忙的时候,他当然不会放弃这么个紧要的关口,与其说吃顿浪漫的烛光晚餐让他开心,倒不如说趁这个时候多做出点成绩出来让他超过自己的业绩更能让他兴奋。


“这是你跟我批的款,”二宫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我们去给J弄一个superise怎么样?!”


樱井看着两眼发光的二宫和也,判断不出这件事情的趋势吉凶。


二宫也没等他反应,直接拨通了公司的内部专线,“摩西摩西,J啊,今天晚上抽出时间来陪我逛街怎么样?”





聪明机智如松本先生,他压根就没相信二宫和也这个万年宅男会有主动想要逛街的念头。


果然,松本润提前加大马力完成工作任务出公司的时候,樱井翔的车就已经停在了门口。


他落下了深色的车膜玻璃,让松本看不到车里到底什么情况。只能走过去,倚在车身上,然后单手敲敲车玻璃。


玻璃慢慢的落下来,浓重的玫瑰香味扑鼻而来,呛的松本几乎是没了呼吸,就看到驾驶坐上樱井翔笑的像个小学生。


而同样让松本很气愤的是,他居然看到车后座有满满一后座的玫瑰花!天哪,这个家伙是生怕自己花粉症不犯来刺激自己的吗?!


“ バガ!”松本用力扇了扇自己面前厚重的玫瑰香气,“你在搞什么!”


樱井翔无奈的笑了,“小润,情人节快乐。”


他这话音还没落,就见松本润头也不回的反身朝公司大楼走去,樱井见势赶紧下车小跑过去拦住。


“放开我,神经病!”


“小润,你不是下班了吗?”


松本甩开他的手,低声吼道,“这是在公司门口!我们约定过不要太过亲密的,要装不熟,还有——”他挑眉甩了眼色朝后面的车子,“你要是再弄这么幼稚的事情,小心我...”


“你就怎么样?!”樱井见好言相劝不成,只好再次拉住,把他大力拽到自己身边来。


本来这次只不过是应着二宫和也的事情,但是自己也突然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生活地位的提高,两个人再也不是年少时可以肆意黏在一起的样子了。生活渐渐被繁忙的工作填充,两个人之前的相处也越来越少。


“今天我还就非得跟你把这个情人节过了!”


松本看着突然认真起来的樱井有些恍惚,他不知道今天这个男人是犯什么病了,大好的时间不工作就应该拿来好好休息,瞎整什么幺蛾子!


生拉硬拽的被拽回到车上,还引来了几个刚下班的人的注目。公司上上下下谁都知道,这两位部长天天为业绩王座争的水火不容,这会儿看起来要打起来,怕是大事不妙,只好分分作鸟散,远离这个事故之地。


但谁也没留心看到,在墨色的玻璃还没有完全升上去时,樱井翔就已经狠狠地吻在了这个向来和自己传不合的松本润部长的嘴上。


“唔...你...你放开... ...”松本挣扎了两下未果,他感觉此刻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力气太过于大,他的嘴唇惩罚式的啃咬和吸吮着自己的。


樱井几乎是没有一刻犹豫就直接占领了松本的口腔。


在许久未亲热过的两人之间他时隔多日终于再次品尝到柔软的甘蜜,实在是兴奋异常。在他粗暴的亲吻下,身下人不再试图反抗,他也就慢慢放稳了动作。


兴许是也很久没这样鬓角厮磨过了,几番推搡未果,松本干脆选择享受,直接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渐渐回应起他的吻。


他们的身体贴合在一起,脸靠的很近。樱井甚至可以看到松本脸上细致长翘的绒毛,松本也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气,呼吸也渐渐开始变得灼热起来。


须臾之间分开,松本还是被后面的香气熏得呼吸困难,轻喘着看向樱井。此刻语言已是多余的东西,他们的唇瓣慢慢贴合在一起,唇舌间来回的挑逗嬉戏,听着从松本喉咙里溢出的几声轻吟,樱井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睁眼就看到他的脸上已经泛了红潮,鼻尖渗出细小的汗珠,嘴唇微微张着,露出鲜嫩水润的舌尖,睫毛已不自觉地潮湿……


眼前的美景甚是令人心动,可算是有种小别胜新婚的感觉。


“怎么?不反抗了?”樱井勾起嘴角,满意的看着身下人的耳根随着自己说出来的越来越红。


松本伸手在他胯下狠捏了一把,“你想死吗!这还在公司门口呢!”


樱井痛呼一声,但还是听话的坐了回去。


狭小的车内,刚刚吻的天昏地暗的两人现在都在那里慢慢平复着心情,一股一股的玫瑰香确实是让这里面本来就不畅通的空气更浑浊了。


樱井接下外套,直接甩到后座散发香气的根源上,稍稍缓解了一下才苦笑一声说,“Nino那边扣住了我一笔五十万(日元)的款,如果我不来跟你今晚一起过了这个情人节的话,估计这时候他就拿着钱中饱私囊、逍遥快活去了。”


所以...这一后座的玫瑰,估计也是二宫的杰作了。


松本舔了舔嘴角,“哼,那就多谢款待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说着就准备拉开门下车。


樱井一个绑安全带的动作就把人扣回了副驾驶座里,“怎么?点了火还想跑?!”


松本叹了口气,“为了赶这个下班时间,我把一堆事情都丢给了爱拔,实在不太放心,我得回去看着。”


樱井翔并不想放他回去,就姑且让自己任性一回。


松本捏捏他圆圆的脸,“这样,我去财务帮你把那笔款要回来你总放我走了吧?”


樱井眼神一冷,“你觉得我就为了那比公款?”


松本朝下瞄了一眼,原来刚才那一折腾,这家伙就直接起反应了啊。


“我时间不多,也并不想在你这熏死人的车里,”松本把他按回座位,“就近找一家酒店怎么样?”


樱井拧开钥匙门,发动了车子。


时间紧不紧迫不重要,他倒是很有信心,能做到松本明天中午也别想下来床。


情人节嘛,老夫老妻也是需要温存一下的。


樱井翔一边开车一边在心里打起了算盘,看来,以后每一个纪念日都不应该随便放过了。





——end


没有实车|ω•`)
因为情人节一个人在学校宿舍码字太痛苦了(*꒦ິ⌓꒦ີ)
但还是要祝两位先生情人节快乐!!


28 Aug 2017
 
评论(3)
 
热度(107)
© 花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