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是由红到紫。






相方@不吃胡萝卜的兔子🐰
 
 

【相叶雅纪】骚年,吃炸鸡吗(一发完结)

♢  爱拔二十一周年入社日,撒花(/^▽^)/ ヾ(^∇^ヾ)))
♢  取名废啊(我也想吐槽自己标题什么鬼)
♢  脑洞向,小段子,无cp,现实向衍生
♢  五弟妹表白爱拔小天使和三嫂们
♢  很短,写的有点匆忙(土下座)

 

相叶雅纪是个宝宝。


是一个爱吃炸鸡的宝宝。


但是有一天,他因为吃了太多炸鸡,被天上的金鸡之神知道了,所以施下了一道魔法。


24小时内身体缩小为14岁的模样,心智年龄不变,生理上都倒回了刚入社的那一年。


让他变成了真正的宝宝。


这个转变,很突然,发生在某一天早上八点的乐屋里。




那天早上——


他依旧好无聊好无聊的抱着一堆炸鸡块坐在凳子上,乐此不疲的跟正在看报纸的樱井翔捣乱。


樱井无奈的一笑,接过他递过来的一块炸鸡。


“Aiba,吃多了炸鸡不好的。”樱井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长期大量摄入高脂肪、高热量的食物,不仅能导致肾病,还可能会引起肝和消化道...”


话没说完,手里啃了一半的翅根被爱拔一手夺了回去,“还吃吗?”


“吃!”


炸鸡光泽金灿灿的,香酥的脆皮和柔滑的鸡肉除了嘴里嚼完的就全都消失在自己手里。樱井看了一眼相叶雅纪,认输了。


而且他不再继续说了。


相叶雅纪满意的点点头,正当他继续大快朵颐的享受美食时,一阵眩晕和白烟过后,他俨然发现面前的桌子变高了,脚向下探了探,有点够不着地。


对面的樱井被白烟呛得头晕,几度根据想死的感觉回忆起了前段时间自己下厨房的恐怖经历。抬起头来,他怔怔的看着相叶雅纪,突然觉得自己下厨做饭并不是件多么恐怖的事了。


相叶雅纪抬起头,挥手拨开烟雾,看着正等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的主播翔桑,问了一句,“喂,你怎么啦?干嘛这么看着我?”


“Aiba你——”樱井翔吓得差点没从凳子上跌坐下来,直接手忙脚乱的取了化妆台上的一面镜子递了过去。


“是我脸上有东西吗...”相叶雅纪接过去,话还没说完,就像是鱼刺一样卡在了喉咙里再也发不出声音。


镜子里的自己俨然又陌生又熟悉,明显稚嫩还没张开的少年气十足的脸上写满了惊恐。


自己居然变成了二十年前的自己!!!


这时候,跟着松润和一帮staff讨论节目流程的nino和利达正推门进来。说话依旧黏黏糊糊的利达不知道听nino说了什么好玩的事情正和他笑成一团,抬头就望见见了鬼似的樱井翔。


“Sho桑,没事吧你~”


樱井抬手指向他们没注意的相叶雅纪的方向,张开的嘴从刚才的震惊中就再没合上。


“啊——”


瞬间,两个团里的最尖嗓划破了乐屋的上空。


对比之下,貌似自己的反应还算是比较冷静的,樱井在心底默默肯定了一下自己。


二宫跑出门去叫还在商量节目事宜的松本润过来,他们现在,需要一个头脑更理智清醒的人来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很快,MJ大人就来了。


他果然要淡定很多,在二宫上气不接下气的解说了情况的前提下,进屋就看到抱头蹲在地上的小雅纪。


他是比自己要晚入社一段时间,这个青葱清爽的少年模样,这么一看,二十年前初见他时的景象,倒也历历在目的呈现在自己眼前。


“哇,你一点也不震惊的嘛!”发现他居然比自己还镇定的樱井,又不镇定了。


松本撇撇嘴,他才不会跟他们说,自己早就经历过这么匪夷所思的事了。


其实在偶然一次误食了很多香菜后,回家陡然变成了小时候的润包子模样。不过,应该是有时效的,幸亏那天所有的工作任务都已经完成,他请了一天的假期,24小时内就恢复了原样。并且,渐渐也开始接受香菜了。


所以,这次相叶雅纪应该也就是24小时的时效吧。


松本走了过去,揉了揉小雅纪毛茸茸的头发,“Masaki,不用担心,外面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虽然温柔声音里还是溢满了奶意,但听起来还是那么的可靠。


相叶雅纪抬起脸,晶莹纯真的大兔子一般的眼睛眨巴了一下,感激的点点头。


松本站起来,“Sho桑,你跟我来处理一下节目这边的事情,我们延期一天拍摄。”


松本和樱井出门去了,留下利达和二宫在乐屋里陪着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被这一变故弄得晕头转向,同时正为因自己的突发情况耽误番组拍摄的事情自责,就又是感觉头被揉了几下。


一向总是喜欢以欺负自己为乐的竹马正笑的一脸开心,“不用想有的没的啦,J和sho桑一定会把外面的事情周旋好的。”


这一揉不要紧,二宫瞬间就被柔软头毛的触感给吸引住了,就又是没忍住在上面多停留了一会儿。


相叶雅纪虽然还是很愧疚,但门把们没有责怪的理解让他心里好受了很多,而且,不应该让他们在处理自己麻烦时还要再分神来担心他了。这么想着,小雅纪努力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对着二宫和利达。


这个笑容,像一缕阳光一样,愣是让两个人都看恍了神。


还真的是笑颜的百宝箱啊。


利达没有说话,但还是静静的陪在了他的身边,小雅纪这个横生的变故看起来倒没什么不好的,他回头看着个子小小的爱拔,感觉从身体里升腾起一阵暖意和责任感。


嗯,有点像父爱。






之后过了半小时,松本和樱井推开乐屋的门。


“事情办的差不多了,番组改为后天上午拍摄,我也跟masaki的马内甲请过假了。”


相叶雅纪松了一口气,他轻快的从高高的桌子上蹦下来,“谢谢你,松润。”


“也有我的功劳哦~”后面的樱井笑着挤挤眼睛。


“也谢谢你,翔桑!”


四个人都转头看恢复了元气的他,正冲着门把们比了一个蹙脚的wink。


但是,可爱度满分。





之后,门把们由樱井翔开车,一起把相叶雅纪送回了家。难得看到他少年气十足的样子,大家一时间感慨万千,想起了那个时候也才刚入社不久的自己,五个人这么多年,凝聚在一起。


这么多年了呢。


所以,五个人决定都请了一天的假,在相叶雅纪的家里纪念一下青春。


天然的爱拔君,在身体缩小到十四岁光景的衬托下,显得更娇小可爱,难得不在团里独享最上方空气的感觉,让利达和nino着实觉得美好。


“Kya——”二宫单手放在小雅纪的肩上,享受着高度的同时不禁感叹,“如果你能一直这样倒不是一件坏事。”


“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太可爱啦!”二宫头一次一个小时了没想起找自己的游戏机,他一次又一次揉乱爱拔的头毛,大概是有了新的好玩的玩具。


难得都清闲下来的五人在相叶雅纪家里参观了一番后,从榻榻米上坐下来。


松本从厨房端来了自己最近刚学会的几道小吃,放在案几上。当然,也有相叶雅纪最喜欢的麻婆豆腐。


“没有炸鸡吗?”还没变声的轻轻脆脆的少年音从小嘴里冒出来,樱井赶紧冲他比了一个禁止的手势。


松本在旁边一板一眼的说,“综合各种情况来看,你变小的原因极有可能就是吃了过量的炸鸡,为了能让你今早恢复正常形态,从现在起,炸鸡...哦,不对,是油炸类的食物你一律不准再碰了。”


小雅纪嘴一撇,有点委屈。


弟弟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尼桑呢...


不过,对这个比较靠谱的说法,他也无力反驳,只好默默拿小手卷着衣角。


一干人等笑着闹着,围着小雅纪过了大半天时光,仿佛真的回到了青葱岁月那个什么也不懂 对未来充满迷茫但是快乐的年纪。





“嘛,我要去洗澡了。”一向最喜欢有事没事就洗个澡的爱豆露爱拔同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活动了一下筋骨,走向自己的浴室。


他没有注意到,后面的四个门把脸色慢慢变得都很意蕴深长。


他的两个哥哥和两个弟弟同时回忆起洗澡途中被爱拔突袭的恐惧,他们不约而同的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然后,不约而同的相视笑了。





◇◇◇




相叶雅纪相隔二十年,又再一次看到了自己小豆丁的身体。


太过瘦弱的身体,以及,羸弱的臂膀。还是长大了的自己好些,虽然还是没长多少肉,但好歹身强力壮,可是团里有名的“大力拔拔”。


相叶雅纪对着镜子左摸摸右摸摸,又突然觉得自己动做太过傻气,便笑着放下来,垫脚伸手拿着高台上的浴花把沐浴露涂在身上。


“酱酱——”


正当相叶雅纪在花洒下舒舒服服的淋浴时,后面的们突然大开,一阵凉风钻了进来。


相叶雅纪猛的回头,就看到四个人穿的整整齐齐,一字排开,冲他摆了个再熟悉不过的pose,大喊道,“Disco star!!!”


小雅纪一下自己就蒙了。


来,一起和他感受一下这个画面——


热气腾腾的浴室内,浑身光溜溜的一身泡沫的少年拔,面对着四个神采奕奕的门把,三十代的他们哼着自己的格外羞耻的solo的歌,用jr迎接轿子里的他一样摆着神奇的姿势。


两边的松润和翔桑,一人一句的正正经经的唱着:



“Everybody hands up! いまComing up——
正真正铭の I'm a disco star~”



然后中间的利达和nino就“喔喔——”起来了。


相叶苦笑着听他们把自己的神曲唱成了浴室之歌,刚不自觉的想跟着高歌一曲,一抬手却发现自己正全身裸露着展现在大家面前。


大概,年纪变小了,自尊心和羞耻心又回到了少年的年纪,就脸颊通红的忙拿毛巾捂住自己的下体。


四人一惊,揣着怎么少年拔这么可爱的想法,一个个自动化身成了hentai大叔,“yoooooooo,来让我看看小拔拔发育的怎么样了...”


成年人之间偶然的玩笑,被之前的爱拔视作是工作之余疏解压力的小游戏。然而,当自己登时化为一只小白兔围在一堆大野狼之间时,他灼热的脸要爆炸了。


“不要——”柔弱的手无力的推搡着,刚洗浴的时候放松的身体浸在湿湿的水雾中,现在变得格外娇弱起来,“不要摸那里啦!”


四个人双双把他围作一团,小小的身影光溜溜的在自己怀里钻来钻去,玩的是不亦乐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啦,可以啦可以啦——”小雅纪不仅被搔痒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今天上午一直徘徊在心里的愧疚和苦闷竟一时间都化为乌有了。


嘛嘛...这样偶尔的嬉闹好像也不错。


但是,为什么还要趁机吃豆腐耍流氓啊喂!


刚还渐渐沉浸在这种气氛里的爱拔,被四个人轮流来回清洗过了之后,就直接像老鹰捉小鸡扔到了床上。




四个男人严肃的站在双人床前。


“今晚,我们谁陪他睡呢?”


相叶雅纪赶紧抓起一个毛毯就裹过在自己连胖次都没穿的身上,然后冲着床边喊道,“喂,我已经长大了诶,可以一个人睡了!バカ!!”


“那可不行哦~”四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如果睡着觉,爱拔kun你出了事情的话,是没办法对保证过得马内甲交代的!”樱井十分严肃的说道,随即,一双大眼睛放出光彩,“所以我来陪你睡怎么样,masaki——”


“不,”MJ同学摘下墨镜,“如果我留下来的话,晚上睡不着了我可以给你做宵夜吃!”


在旁边虽然也很闹腾但好久没说话的利达开口,“虽然很无聊,但是我也可以给你讲着我钓鱼的故事哄你睡觉!”


“就豆麻袋...”小雅纪说道。


但是貌似,很小的少年音直接被这几个三十代男人忽视了。


Nino的小尖嗓在争论中显得尤其明显,“我只会打游戏怎么啦?我可以弹吉他哄aiba睡觉的!”


“STOP!!!”


相叶雅纪冲天一吼,沙沙的小低音在爆发起来威力也是不可小窥的,果然,四个男人纷乱嘈杂争论的声音瞬间停止了。


一向脾气很好的爱拔故意板起脸来,他朝着明明已经很成熟但现在为了一件小事就像小孩子抢糖果一样争论的四个男人表示鄙夷。


“你们都给我出去啦!出去!!我今晚要一个人睡!!!”


门被啪的一声关上了。


被强行推出来的四个大人无奈的面面相觑。唉,和可爱的小爱拔一起搂搂抱抱的目标,看来是达不成了呢。


所以,这个注定不平静的夜,过的很平静。




第二天早上,因为都要赶通告的几个人都起来了。七点十五,一起在相叶家留宿的四人都如愿在饭桌上看到了松润做的美味的早餐。


“おいしい——”吃的鼓起仓鼠脸的主播翔荡漾起幸福的笑容,利达和nino也都寻着香味走过来。


“早啊...”正当四个人津津有味的品尝着早餐时,一个软软糯糯的少年音从身后传来。


四个人都朝身后望去,因为家里只有三十代的衣服,所以只好套着一件宽宽大大的衬衫,看起来完全就像套着个裙子的少年拔轻轻的问好。他迎面而来的青春气息,卷着清爽的风,又是把四个大人萌的死去活来。


刚入社那个时候,这孩子杀伤力真的那么大吗...


四个人齐刷刷的在脑海里翻动着记忆的相册。可爱、长得好看没错,但没想到,现在注意一下,简直是要命的可愛い。


“哇,早上居然有天妇罗吃!”小雅纪并没有意识到四个人如狼似虎的目光,只是眼前突然一亮,就奔到饭桌前来。


“这是油炸的东西,”松润下意识拦住他的手,“油炸的东西你不能吃哦,这里有粥可以喝。”


“怎么这样...”小雅纪一皱眉,但耐不住弟弟的淫威(没错),还是坐回了板凳上。


“乖。”松润欣慰的一笑,伸手把一只绿色斑点的小领结戴到他的衬衣上,果然,如自己所料,显得这孩子有一种强行成熟的小可爱。


然后,松润满意的把一碗皮蛋瘦肉粥放到他面前,“小心烫哦。”


但相叶雅纪没怎么注意给自己的小礼物,他把头埋在了饭桌里,听着邻座的人嚼着干脆的酥皮,心里有点小委屈。


炸鸡不在的第一天,想它。





这一天四个人的通告是拍摄独立的杂志,相叶雅纪虽然告了病假,但还是跟着他们的保姆车来到了摄影棚。距离失效的24小时还有不到20分钟了,他们需要时刻确认小爱拔的情况,不要出现纰漏。


“乖乖待在这里哦,”二宫又不舍的最后揉了揉他的头毛,跟着前面的门把一前一后的到拍摄现场去。


小爱拔就只好乖乖待在车里,由于早上自己和自己怄气只喝了一碗粥,所以现在肚子居然开始不争气的叫了起来。而且估计是因为太饿的幻觉,他居然闻到了炸鸡的味道!


顺着味道,爱拔的小脑袋探出车去,远远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风间俊介!


他手里,正拎着一袋炸鸡,分发给在场的工作人员。然后,慢慢的,分发中越走越近...真香啊,小爱拔几乎要醉在这个香气里。


醉的就连风间渐渐走到他车旁边都不知道。


“诶?这里怎么会有个小孩子?”风间很近的冲着他嘟囔一句。


相叶雅纪这才吓了一跳,眼看着他就看过来,赶紧把脸别在刚为了伪装而戴的鸭舌帽里。


肚子又不合时宜的叫了一声。


声音很大。


小爱拔的脸又变得通红。


想必是哪个工作人员的小孩子吧,他手伸向袋子。


“饿了吗?”风间温柔的声音传来,拿着一个装炸鸡的盒子顺着窗户递了过去,“请你吃。”


“谢谢。”爱拔小声的回着,伸手接过盒子。


风间并没有继续看过来,他的声音渐渐远了,相叶雅纪盯着手里的盒子,半晌没动,然后,咽了一大口口水。






11:20am。


首先结束拍摄的利达晃晃悠悠的来到车旁,打开车子,准备看看小爱拔有没有很乖,或者有没有无聊的睡着。


开门就看到后面的座椅上哪还有少年的身影,只见一只兔子和自己大眼瞪小眼。


这只兔子脖子上系着的绿色斑点的领结,甚是熟悉,并且毫无违和感。


利达突然明白了什么,嗷的一声奔回摄影棚。


“夭寿啦——aiba酱又变成兔子啦!!!”






——end

(嗯,本来是tbc,本来真的是tbc的|•ω•`)
     后来想着变成兔子什么的,可能到圣诞节爱拔生日才会写了)




15 Aug 2017
 
评论(4)
 
热度(46)
© 花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