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是由红到紫。






相方@不吃胡萝卜的兔子🐰
 
 

【翔润】【SJ】论包子的108种吃法(三)

  

前文请戳↓

(一)   (二)

 

☆  严重OOC预警
☆  腹黑精英总裁翔 × 傲娇家养小受润
☆  28岁总裁大人翔 × 17岁软萌包子润
☆  没错,这就是一个纯为了玩各种play的开车文
☆  想看什么play欢迎评论里投稿
☆  没错,通篇就是各种秀恩爱的发车日常




樱井翔笑了笑,拦腰将松本抱起,打开内室的们,一间简易的小卧室出现在面前。


“乖,先去把自己洗干净,换洗的衣服你知道在哪里。”


他当然知道!


也不知道这么大人了,成天心里一堆淫邪的思想,每次到公司来,差不多满足到了,都会直接把他丢到那间屋子里自己收拾。


又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下那个暴君后,松本还是乖乖的进去,开始洗浴。


不过,真心舒服。一天下来,从醒来的那一刻一直折腾到现在才让他缓一下神。


热气腾腾的水顺着松本的肌肤滑下来,卷着白浊的耀眼的罪证流到地上,然后冲进排水口。闲暇时这么舒服的淋浴还是很能缓解疲劳的。


然后,一顿清洗下来,刚才酸痛乏力的四肢终于恢复了正常运转的能力。


换衣服,换衣服~


洗澡洗的很开心的小包子同学蹦蹦跳跳的奔向衣柜,却惊愕的发现里面只有一件樱井翔的衬衫。


搞什么嘛...只有这个让他怎么出公司?裸奔出去吗?


没办法,他只好换上对于他来说太过于宽大的商务衬衣,又屁颠屁颠的跑去洗了自己脏的一塌糊涂的小内裤,一点一点用吹风机吹干后,穿上。


嘴里忿忿的碎碎念道,“居然把衣服都拿走了!看我怎么跟你算账!!”


洗完澡后被氤氲的水汽熏得大脑一片空白、只凭情绪支配行动的人儿直接穿着一件宽大的衬衣就破门而出。


“樱井翔你丫——”


毫无顾忌的一声质问突然如鲠在喉、戛然而止。


之间这个偌大的办公室里除了樱井翔还有另外一个人在,是一个约莫二十年岁的小姑娘,正紧张和局促的站在办公桌前,正瞪大双眼望着他。


当然,还有一本正经的樱井翔,转头看他,也怔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如果刚才看到空空如也的衣柜里处于卡的状态,现在应该就完全死机了。


一阵长达一分钟的尴尬的沉默后,樱井翔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小包子,过来。”


机械性的走动着步伐,松本慢慢挪了过去。


谁知刚靠近他,直接就被樱井翔一把捞了过去,半坐在了他的怀里,“你继续。”


很显然,当然不是让他继续。


面前的小姑娘大概是刚进公司不久,面对庞大的公司系统和遥不可及的总裁大BOSS还没有适应过来,眼前的一切更是直接性的强有力冲击。


“额...那个,那个...很感谢总裁您对我予以众望,这次北海道那边的这个项目虽然我是临时接手,但是我之前也一直作为助手随时跟进的。所以,这个周末我就可以把整份项目的策划交到您手上。”她说着,眼睛还是忍不住往那个衣衫不整的人儿身上不停的瞄。


“直接交到策划部的二宫那里就好,”樱井翔倒是潇潇洒洒,依旧敛了表情,公事公办的说道,“上次负责人没有尽好责,希望你不要步他的后尘。”


说罢他摊手,直接下了逐客令。


她自知也没什么可说的,慌张的鞠了个躬,准备出去。


樱井翔又补充了一句,并揽紧了怀中的人儿,“还有,顶楼是公司高层的办公区域,以后没什么事就不要上来了。”


小姑娘粉嫩嫩的小脸瞬间白了。


而松本则把脸一直埋在樱井翔的西装衣领里,直到确认人走了才冒头出来。


面不红心不跳的樱井翔大总裁单手揽着他,一只手从容的翻动着面前的文件夹,似乎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混蛋!松本扭扭身子表示存在。


他依旧没有停止翻动文件夹,“怎么没穿衣服就跑出来了?生怕别人不知道我金屋藏娇吗?”


金屋藏娇?


哟呵,松本撇撇嘴,倒是挺会用成语。


“明明是你拿走了我所有的衣服,才害我没衣服穿。”


“哦,那应该就是之前准备的衣服都穿过了,影山拿去换洗了。”某人解释的毫无破绽、理所应当。


哼,谁信你。


心里的腹诽果然是不能直接说出口的。


樱井翔伸手突然把旁边的一沓纸递给他,松本一看脸立刻变的通红。


这纸上的内容倒没什么,只是这上面深深浅浅的水渍和不良液体锃锃发亮,这是刚才搞得自己腰酸背疼腿抽筋的最直接的罪证。


“看你的功劳。”


“...什么啊。”松本红着脸伸手要推开眼前递过来的纸。


“给你个任务,”樱井一下子严肃起来,“这是一份很重要的文件,而且是要一会儿六点半就要拿去签约的,你难道要让他们把耗资上千万的合同签在这上面吗?”


所以呢?


“乖,自己在那个小办公桌上把这份合同内容再打到笔记本电脑上。”


额,好像是难得的正常人可以接受的要求。


松本默默的接过合同,瞄了一眼,脸色又是红上一个层次。


领到任务后,松本挣开了他的怀抱,拿起一个笔记本,坐到不远处的办公桌上。


因为那个办公桌是临时的橱柜改造的,因为桌面相对比较矮,所以配置的坐的椅子也衍生成了小巧玲珑的板凳。樱井翔偏头看了一眼他,发现他真的规规矩矩的开了机,把沾有污渍的合同摊开在一旁,双手活动着打起字来。


大大的衬衣罩住了他的大上半个身,就像一个短裙一样,露着体毛稀少的小腿。但是这么小一只,坐在小凳子上,活脱脱像是陪着爸爸上班的做作业的小学生。


真想再就地办他一次啊。樱井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总裁大人默默制止了自己的想象,叹了口气把自己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工作上来。


于是,办公室在几幅诡异的画风过后,再次安静下来,只能听见两人浅浅的呼吸声和隐约可现的打字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倒是难得清净。


这点字数对松本来说并不算什么,所以差不多到六点,他完成了所有的任务。滑动鼠标,仔细审视了一遍,确定没出问题后,大大的伸了一下懒腰。


抬头看一旁的樱井翔,他从始至终没有动过位子。屏幕上的图表繁杂琐碎,一页一页全是看的让他眼晕的天书。


啧,讲真,这么看来,认真投入工作、正正经经的樱井翔还是很好看的嘛。


干嘛成天就知道欺负他,让他总看到那个禽兽樱井翔呢,搞得他还以为这个人除了羞耻的事情,一切其他都不感兴趣呢。


奇葩。


松本在心里磨磨唧唧又是吐槽了一番后,把眼前的合同折叠起来,遮盖了同样羞羞的液渍。


闲来无事,找一点乐子,他翻了翻办公桌里的小抽屉,得到了意外的收获。


哇,真的是...收获呢!松本眼睛就突然放了光,居然在小抽屉里发现了一堆会员卡!


而且非常懂得寻找重点的小松本当然注意到这里同样也有很多餐厅和糕点屋的会员卡。想必这是平常很多合作部门旗下的餐饮,想拿些会员卡来讨好一下樱井翔。


但这家伙应该就是连看都不看一眼的直接丢进抽屉里吧。真是不懂得珍惜呢,他捡到宝似的把一堆卡收到了自己的包里。哈哈,既然你无福消受,就让我代为掌管吧。


嗯,看起来都很不错的样子,回头找时间一家一家的去吃。


想着这件事,松本笑的满脸仿佛开了花,一个没注意就嘿嘿出声来。



樱井翔这才抬了一下头,又转向他,看他手忙脚乱的拿着包,满脸也是还没掩藏的笑意。


“这么开心?完成了?”


“嗯!”他把小包开口封上,放到身后,然后把笔记本的屏幕转向他,“已经全部完成了!”


“很好,”他走过来,摸了摸他的头顶,又看了一眼表,“本来是要陪你去吃饭的,但是...”


呀,有公事,那就不用再受压榨了!


“我懂!”松本精神一抖擞,一副大获初释的模样,“我打电话叫影山接我回家。”


樱井翔不动声色的看他活蹦乱跳了一阵,“这么开心?”


好像...有点太得意忘形了,松本做了一个哭相,“我会乖乖在家等你回来的...”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他那么多可以去的地方,美女俊男也不少等着这位皇上驾临临幸的,“额...你今天回我那儿吗?”


“嗯,那今天就去你那儿吧。”樱井翔的脸色突然缓和了。


会不会被理解成希望他去啊,不要啊——内心哀嚎表面还要装着非常高兴的小包子只得含泪点了点头。


“和影山说让他稍一套衣服上来,你穿好了就先跟他回家。”


“好。”


松本乖巧的模样一度让他显得非常贤妻良母。


没错,就是特别贤妻良母。


终于成功逃出生天的松本甩着小包奔向了等候的影山。


“松本小少爷。”


“嗯,”松本打开车门后直接坐了进去,心情大好。


“是直接回家吗?”


“先不回家,”松本再也没办法掩盖自己的好心情,嘴角咧的很大,笑容非常灿烂。


“那去哪儿?”


他不动声色的从小包里掏出一张会员卡递过去,上面画得诱人的丝滑巧克力的图案,令人心驰神往。


“好的。”影山看了一眼店名和地址,发动了汽车。


松本咽了口口水,对即将迎来的一顿美味,兴奋地难以自持。


本来是没有事情的樱井翔,从下午开了会以后,突然一系列的棘手的邀约接踵而至。以至于当他在餐厅把灌醉的合作方送走之后,天已经黑了。


也不知道小家伙有没有在家里乖乖吃饭,他叹了一口气,坐上回家的车。











——可能是下一个play的铺垫

——tbc

06 Aug 2017
 
评论(5)
 
热度(154)
© 花汀 | Powered by LOFTER